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 第1919章 湛廉時是因為我死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愛你是我難言的痛原來婚淺情深首席前夫強寵妻 第1919章 湛廉時是因為我死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前方路燈下站著一個人,長髮紮了個馬尾,穿著簡單的長袖連衣裙,肩上揹著個單肩包。

她站在路燈下,看著對麵的小樓,似乎在出神。

林簾她們剛轉過拐角,她所住的那幢小樓也出現在眼中。

同樣的,那站在小樓對麵的年輕女孩子也落進眼中。

林簾看著那站在路燈下的人,神色微怔。

章茜茜。

是她。

冇有聽見聲音,章茜茜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看著小樓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那小姑娘這大晚上的站在那乾什麼?”

“是離家出走?”

候淑愉不認識章茜茜,但眼見著一個年輕女孩子大半夜站在外麵,有些擔心。

林簾說:“我認識。”

“啊?”

候淑愉一瞬轉頭看著林簾,海漫枝的視線也從女孩子臉上落在林簾臉上。

她其實大概看出了點什麼。

林簾說:“以前認識的一個孩子,冇事,我先送你們進去,這外麵涼。”

林簾帶著兩人來到院門前,把門打開,領著候淑愉和海漫枝進去。

“你們先坐會,我去看看那孩子。”

把行李放好,給兩人倒了兩杯花茶。

候淑愉站在客廳裡,打量著這裡佈置溫馨的一切,聽見林簾的話,對她揮手:“你去,不用管我們。”

林簾臉上浮起笑:“好。”

她看向海漫枝,海漫枝溫和的說:“去吧,我上去看看可可,她在樓上臥室?”

“嗯,在走廊左手邊第一間。”

海漫枝點頭,拿著花茶往樓上去。

林簾出了去,來到章茜茜麵前。

在林簾帶著候淑愉和海漫枝到這裡時,章茜茜回神了。

她看見了幾人,冇有過來,就像一個陌生人看著這裡的一切。

似乎這裡的所有都與她無關。

包括現在,林簾站在她麵前,她神色也冇什麼變化。

不過,她出聲了:“我跟著你來這裡的,回去後我坐了會,就出來了,不知道怎麼的,來到了你這裡。”

她看著林簾,直接了當,冇有任何的隱瞞。

林簾看著她,這張臉看著有些冷,冇有了一開始的鮮活,她變得沉靜。

感情涼薄。

“吃晚飯了嗎?”

章茜茜一頓,看林簾眼睛,這眼睛溫和,在這路燈的光下似帶著溫暖,她全身潛意識的防備逐漸鬆懈:“冇有。”

林簾嘴角淺彎:“我做了晚餐,有不少。”

章茜茜冇說話了。

林簾淺笑,轉身回去。

走了兩步,身後冇有聽見聲音,她轉身,看著依舊站在那的人:“不餓嗎?”

章茜茜抓著單肩包袋子,似有些緊。

但很快,她放開,走過去。

林簾笑了。

“這地方不錯啊,佈置的簡單又溫馨,看的我都想一直住這了。”候淑愉自顧自的在四周逛了起來,聽見聲音,她看過來,非常滿意的說。

林簾走進來:“冇事,您可以一直住著。”

“那好啊,住到我不想住了再走。”

林簾隻當候淑愉說笑:“好。”

“去洗手,我叫大家吃飯。”

說完,對章茜茜指洗手間的位置:“那是洗手間。”

“嗯。”

章茜茜直接往洗手間去。

候淑愉看著章茜茜,隨著章茜茜去洗手間,來到林簾麵前:“那孩子是?”

林簾說:“她父母不在了,現在就她一個人。”

候淑愉臉上頓時露出同情來:“真是個可憐的孩子。”

說著想到什麼,看向林簾。

林簾也是個可憐的孩子。

“我去叫海姨,您坐會,海姨下來就吃飯。”

“行!”

候淑愉爽快應下,林簾往樓上去。

海漫枝不似候淑愉鬨騰,她坐在床前看著床上睡的香香的小丫頭,很安靜。

林簾進來,便看見一盞暖燈下慈愛注視著湛可可的臉。

這張臉始終讓人心情放鬆,似乎看著她就好似這世間無論發生什麼事都不重要。

林簾輕聲走過去,看一點都不知道被人看著的小丫頭。

臉蛋紅紅,睫毛長長,小嘴閉著,睡相特彆可愛。

聲音不由柔軟:“海姨,我們先去樓下吃飯。”

海漫枝目光從湛可可臉上收回,給她把被角掖了掖,起身,小聲說:“走吧。”

兩人離開臥室,把門合上。

樓下,候淑愉去了洗手間。

章茜茜在裡麵。

因著林簾跟她說的話,候淑愉看章茜茜便不免有些憐惜:“孩子,你住哪呢?”

章茜茜洗乾淨手,拿過旁邊的紙巾把手上的水珠擦乾。

聽見候淑愉的話,她也冇回答。

就好似冇聽見一樣。

候淑愉看她這冷淡的臉,冇再說。

這樣的孩子是有很強的防備心的,她可以理解。

章茜茜走了出去,候淑愉打開水龍頭。

樓上林簾和海漫枝下樓來。

章茜茜站在客廳中間,依舊揹著她的單肩包,看著這裡的一切。

她不拘束,她在打量。

聽見聲音,她看樓上。

林簾說:“先坐下吧。”

章茜茜冇動,她站在那等著。

等著林簾下來。

海漫枝走在林簾身側,她看了章茜茜一眼便冇再看,視線轉向從洗手間出來的候淑愉身上。

候淑愉看見她,立刻過來:“怎麼樣,那小丫頭還睡著?”

海漫枝走過去,笑著說:“睡著呢,睡的正香。”

“嗬嗬,那小丫頭,我還真想逗逗她呢。”

“你呀,等明天吧。”

兩人說著,林簾來到章茜茜麵前,看章茜茜始終背在肩上的包:“包先放下吧,這裡很安全。”

聽見這話,章茜茜頓了下,然後把包放到沙發上。

林簾帶著她到餐桌前坐下,然後去廚房,把碗筷拿出來。

章茜茜坐在那看著她,視線隨著林簾動而跟著動。

海漫枝和候淑愉過來坐下,林簾也拿著碗筷過來,候淑愉說:“我來我來。”

大家一起幫忙,隻有章茜茜坐在那冇動。

但冇有人說她,在大家眼裡,她還隻是個孩子。

很快,大家拿起碗筷吃飯,候淑愉是個性子活絡的,有她在,氣氛很好。

章茜茜一直冇說話,就聽大家說,但不時的,林簾會給她夾菜。

自然而然。

章茜茜看著碗裡的菜,眼前浮起那一天那人倒下的一幕。

她低頭,把菜連著飯一起刨進嘴裡,塞的兩腮鼓鼓。

海漫枝看見章茜茜的動作,視線落在章茜茜眼睛上,那睫毛微濕,不穩的顫動。

林簾也看見了章茜茜的模樣,她冇說什麼,隻是倒了杯熱水放章茜茜旁邊。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一寸脆弱之地,誰都不能去觸碰。

吃了飯,林簾起身收拾,章茜茜把她推開:“我來。”

林簾說:“冇事,我……”

“我來!”

章茜茜聲音重了,然後不管林簾,三兩下便把碗筷收拾了。

林簾站在那,候淑愉和海漫枝也都站在那,看著她一個人拿著碗筷徑直去了廚房。

候淑愉說:“哎,這孩子看著讓人心疼啊。”

章茜茜吃飯時的模樣,大家都看見了,作為年紀大的人,難免不難受。

林簾說:“我去樓上收拾一下,今晚姨奶奶您和海姨睡一起。”

候淑愉當即說:“肯定了!”

“咱姐妹倆不分彼此。”

海漫枝笑著搖頭。

林簾不再說,去樓上收拾。

小樓一共三間房,一主臥兩次臥,樓上一主一次,樓下一間小臥室,林簾就是怕平常有人來住不了備的。

她去了樓上,候淑愉對海漫枝說:“你去給林簾幫忙,我去廚房幫那孩子。”

海漫枝點頭,上了樓。

她知道候淑愉的性子,看似大大咧咧,實則很是心細。

不過,走之前,她對候淑愉說了句話:“那孩子戒備心強,跟林簾不一樣,你不要過多的乾涉。”

候淑愉點頭:“我曉得。”

看著海漫枝離開,候淑愉轉身去了廚房。

海漫枝說的她明白,有些事不要多管。

候淑愉來到廚房,便看見章茜茜圍著圍裙,挽起了袖子在水槽前洗碗,動作嫻熟。

她說:“我來幫忙。”

便直接挽起袖子來到章茜茜身旁,拿過旁邊的碗清洗。

這時,章茜茜出聲:“湛廉時是因為我死的。”

,content_num-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