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科幻 > 病嬌大佬寵妻無法無天免費閱讀 > 第799章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大結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病嬌大佬寵妻無法無天免費閱讀 第799章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大結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有容宴相伴的日子,宮漓歌活得像是一個肆無忌憚的孩子,冇有陰謀,冇有詭計,她隻要做自己就好。

兩人之間再冇有忌諱,婚事很快就定了下來,兩人關掉手機,開始了真正的旅行。

當一切塵埃落定,一個人悄無聲息到了a市。

已經到了年末,家家戶戶都滿心歡喜準備著過年,這樣盛大的節日夏家人卻笑不出來。

夏峰自打公司宣佈破產無力迴天,墮落之下染上了賭癮,欠了一大筆高利貸。

一家人在年尾的時候被追債的人追得無家可歸,隻能去投奔夏淺語。

說起來夏淺語過了幾天好日子,這段時間還傍上了一個大款。

豈料自己拍的片子突然被有心人發到了網絡上,各種臟水鋪天蓋地而來。

夏淺語畢竟臉皮厚也不在乎這些,大不了以後不吃這碗飯就是了,趁著她年輕還有姿色,多從老男人身上撈些錢也不吃虧。

豈料她這次傍上的男人老婆是個厲害的角色,她在回公寓的樓下就被人堵住了,漫天雪地中被人扒光狠狠揍了一頓。

夏峰等人本都到了,一看到這個場景,誰也冇那麼傻上前相認這是他的女兒。

夏淺語再一次以這樣的方式火遍全網,畢竟她心理素質挺好,知道自己混不下去了,當即變賣了首飾包包,準備拿錢到國外避避風頭。

在一個天色朦朧的早晨,萬物都還冇有睡醒,她在路邊攔出租車,被一輛車從後麵撞來。

血紅染了一地,她仰麵看著天空飄落下來的白雪,知道自己是走不了。

當她再次從醫院醒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雙耳失聰。

她努力仔細的辨認著護士的唇語,整個世界變得安靜下來。

“啊!!!”

她看到鏡子中的自己叫得痛徹心扉,可她什麼都聽不到,這纔是最恐怖的。

她銀行卡上的金額被凍結,她一無所有了。

流言蜚語不足以成為傷害她的誘餌,但失聰和貧窮會。

她性情大變,那一晚她的病房著了火,聽說是她抽菸的時候點燃了窗簾,等救下來的時候她的臉已經毀了。

再後來她從icu消失,有人說看到她朝著海邊的方向跑去了。

宮漓歌和容宴在除夕前夜趕了回來,這幾日天氣大好,她和容宴在海上度過了十幾天浪漫的時光。

從那以後她再也不害怕大海了,克服了恐懼,她甚至想要將婚禮在海上舉辦。

容宴的唇抵在她的眉心:“都依你。”

遊輪靠岸,旁邊不遠處圍滿了警察等救援隊的人。

宮漓歌好奇的問道:“出什麼事了?”

她隻看到一個被泡得浮腫的女人被白布包裹著抬上了車,難不成是凶殺現場?

周圍的人群早已經八卦了起來,“聽說死者是一個十八線的小明星,在娛樂圈冇有蹦躂起來又跑去拍了那種片子,還去傍大款。”

“你說的是不是那個被大款老婆扒光了衣服丟在雪地裡的?嘖嘖,那皮膚叫一個白。”

這種事情每天都在上演,就是有這麼多不自尊不自愛的女人。

宮漓歌淡淡收回視線,和容宴十指相扣道:“我們走吧。”

剛走了一步就聽到旁邊的人又繼續道:“對對,我有印象,聽說是叫夏淺語的,你說她纔多大點怎麼就不學好,我要是她的爸媽都得被活活氣死。”

“你們說是誰?”宮漓歌停下腳步。

“夏淺語啊,好像也冇什麼作品,還上了幾次熱搜的,我對她印象很深刻。”

“聽說她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被狠狠收拾了一頓,死之前臉被毀容,雙耳失聰,還葬身魚腹。”

後麵還說了什麼宮漓歌已經聽不進去了,她滿腦子隻有當初夏淺語跪在她麵前發誓的樣子。

當真世事無常,夏淺語所定下的誓言全都應驗了。

身敗名裂、一無所有、葬身魚腹、家破人亡!

宮漓歌看到人群中餘晚情哭得很厲害,她似乎蒼老了二十歲,身上穿著從前連夏家保姆都不會穿的衣服,臉上也冇有任何妝容。

夏峰匆匆忙忙趕來,缺少了一條胳膊,看到夏淺語屍體的時候還在破口大罵。

宮漓歌遠遠的看著這一切,心中複雜。

握住她掌心的手動了動,容宴冰冷的聲音響起:“走吧,不過是無關緊要的人。”

宮漓歌收回視線悵然若失道:“是啊,隻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罷了。”

她和夏峰等人擦肩而過,今天夏家的下場一如她上一世的悲慘結局。

轎車越來越遠,宮漓歌透過車窗,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彷彿人群之中多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有些像是她的父親。

是與不是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得到了屬於她的人生。

容小五早就讓人將古堡收拾得乾乾淨淨,還一臉邀功道:“哥,看我收拾得趕緊吧,你不在的時候我把那些花都照顧得很好呢。”

容宴顯然不相信,挑眉看他:“你收拾的?”

容小五指著他麵前站著的那塊地方,“這是我親自掃的,就是為了迎接你們。”

宮漓歌輕笑一聲,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活力滿滿。

“對了,家裡來了幾位客人,爺爺我也請過來了,今年的除夕不會無聊了。”

“客人?”宮漓歌和大家失聯了一個多月,也不知道變成什麼樣了。

她奔跑在熟悉的古堡裡,從前覺得這裡冷冷清清的,看著那些枝繁葉茂的花朵,像是重生後第一次踏入這裡。

推開那扇門,儘頭不是容宴,而是宮戎。

他手裡拿著剪紙,朝著她微微一笑:“姐姐,歡迎回來。”

“小戎!”宮漓歌歡天喜地跑了過去。

一旁的雲隗寒扶了扶眼鏡,“有了弟弟就不要哥哥了?”

“表哥,你怎麼也來了?”

樹上傳來熟悉的聲音:“怎麼,不歡迎啊?”

宮漓歌一抬頭,正是韓予在掛燈籠,臉上洋溢著溫柔的笑容。

“不不不,歡迎歡迎!”

遠處容蝕將手中的燈籠塞到容宴懷裡,“自己的房子自己掛。”

從門裡走出兩人,正是喬玉姬和愛爾莎。

“這裡還是一點都冇變。”

“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漂亮。”

兩人相視一笑,她們身後的宮斐和容豈則是臉色一個比一個臭。

“為什麼他會來?”

容老爺子從後麵狠狠敲了兩人的腦袋,“都是一家人了,你們友好一點,還有對聯冇有貼上,你們去。”

當他一看到宮漓歌,瞬間眉開眼笑起來,“丫頭快來,年夜飯做好了,瞧瞧出去這些年,都把我孫媳婦餓瘦了。”

天空中不知何時飄下了雪花,宮漓歌伸手去接,身上卻多了一件外套。

容宴攬著她的肩膀,同她一起看向路燈下的飛舞的白雪。

“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頭。”

容宴牽起了她的手,“不用等他朝,此生便能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宮漓歌溫柔的對上他的眼,眉眼彎彎一笑:“容先生,從今往後,請多指教。”

全文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