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宸少,你家大寶貝又跑了 > 第3章 完了完了完了,龍帝那老匹夫肯定帶著孩子來算賬來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宸少,你家大寶貝又跑了 第3章 完了完了完了,龍帝那老匹夫肯定帶著孩子來算賬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狐帝抱著頭還在胡思亂想,眼下要用什麼理由才能把小八名正言順的要回來。

呀~~~~~~~,

好煩啊,自己到底造了什麼孽,才生出那麼個神經大條的姑娘來,真是愁死人了。

看看彆家姑娘,再看看自家姑娘,都排行老五,人家姑娘那是乾啥啥都行,打架還第一名。自家姑娘乾啥啥不行,捱打第一名。

狐帝感到濃濃的憂傷……幽怨的看著自己的五女,這獸與獸之間呀,真不能比,越比越想把自家這丫頭塞回她孃的肚子裡,回爐重造。

難道是這丫頭出她娘肚子的方式不對,腳丫子先出來,頭最後出來,腦子卡孃胎裡了?

但凡有點腦子的獸,都做不出拿自己親弟弟來打架做賭注?她是有多自信,自己能打贏白芷茉那小丫頭,打架前也排排雷。

還冇想出個所以然,就聽狐衛來報,龍帝帶著龍五殿下來訪,已在前廳候著了。

完了完了完了,龍帝那老匹夫肯定帶著孩子來算賬來了~~

怎麼辦?怎麼辦………

狐帝焦急的來回走圈,

突然,他停下來,右眉輕挑:

嗯?

不對,我家姑娘是打輸了被打的那個,不僅輸了,自家老幺還被送給龍帝家幺女了,他怕個球呀~~。

他是受害者,受害者,怕毛線……

然後,狐帝就雄赳赳氣昂昂的帶著五女往前廳走去。

來到前廳,當感受到龍帝威壓的一瞬間,狐帝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似的,瞬間就蔫了。

龍帝威壓太強了,明明啥都冇說也冇做,就讓人感覺自己比他矮一截,不配與他平起平坐。

狐帝打了招呼,同手同腳的走到龍帝對麵坐下,自己可不敢坐在上位。

白芷茉見到狐帝,倒是規規矩矩的行了個晚輩禮。

狐帝看著白芷茉心,一陣感慨。

這孩子長得可真漂亮,自己狐族裡的姑娘長得都不及她的一星半點。

自己的族群明明都是專業的狐狸精,卻比不上人家業餘的,這就叫人很鬱悶呀。

這丫頭長大了,怕又是六界一大紅顏禍水哦,到時龍帝家門檻不知得被多少青年才俊給踏平了。

也不曉得到時多少年郎得哭死在阿塞納河邊上囉,得意死龍帝這老匹夫了,生了這麼個優秀的娃。

後來龍帝家門檻的確是被踏平了,但不是被眾多青年才俊踏平的,而是被一人給踏平的。

想到這,狐帝又幽怨的看了一眼自己那還掛著一臉鼻涕泡泡的五女兒。

哎~~

這一對比還真是傷害性不大,侮辱性極強呀~~

看著乖巧又懂事的白芷茉,很難把打遍六界的小天霸聯絡到一起。

狐帝還正在胡思亂想,就聽到自家五姑娘語不驚人道,“龍帝,你們是來找我們約架的嗎?”

狐帝大腦神經,“啪”的一下斷了,差點順著椅子滑下去,趕緊抓住扶手穩住身體……

還冇等狐帝有坐穩,狐五便挺著小胸脯豪氣的開口。

“白芷茉,早上那一架我還冇準備好,咱再打一架,我把我家小七……嗚嗚嗚……”

話還冇說完,狐帝迅速捂住這孽女的嘴,心道:“孽女,你可閉嘴吧,再送,你爹就要成孤家寡人了……”

狐帝尷尬的對著龍帝憨笑。

“嗬嗬~,龍帝,我家丫頭頑劣,童言無忌,千萬彆往心裡去……”

狐帝尷尬得腳趾都能摳出一座天宮之城了。

龍帝父女倆倒是悠然自得的坐在旁邊看著狐帝父女的表演,樂在其中。

龍帝看出了狐帝的尷尬,決定不再隔岸觀火,幽幽開口道:

“狐帝家裡可有丟孩子?”

聽到龍帝這話,狐帝心思百轉千回。

“這老匹夫啥意思?是要把八寶還回來,還是準備整事情?”

狐帝還冇想好怎麼完美的回答龍帝這老匹夫的話。

就聽到門口傳來自家老孃的聲音。

狐族老祖宗由個小丫頭攙扶著從門外走進來,人還冇到跟前,就聽到爽朗笑聲音。

“聽說龍帝帶著龍五小殿下到府上來喝茶,老生來湊個熱鬨,瞅瞅咱們的龍五小殿有冇有長高。”

聽見狐族的老祖宗來了,龍帝帶著白芷茉趕緊起身,走到狐族老祖宗麵前,規規矩矩的行了個晚輩禮。

龍帝在仙界,再不可一世,那畢竟也是晚輩,該有的禮儀還是不能少的。

“讓老祖宗見笑了,幺女頑劣,和你家狐五殿下打鬨,未經狐帝同意,把狐八小殿下帶回家中做客。

因為午後,家中有事耽擱了一會兒。這才晚了點時間送狐八小殿下回來。”

說完,招呼龍衛把裝著狐八寶的嬰兒籃放在桌上,推到狐帝跟前。

狐帝欣喜若狂的接過,看著籃子裡躺著呼呼大睡的老幺,心裡感覺狐生都圓滿了,簡直彆提多高興了,這得來全不費工夫,此時對龍帝充滿了感激。

“這老匹夫還挺會做龍,說話做事滴水不漏。

既不提狐五打架打輸了的事,也不說狐五把弟弟送人的憨事,隻說狐八寶去做客,還把錯處都往自己身上攬,也算全了自己和狐五的麵子……

就……就挺會來事,挑不出錯處”

狐帝喜滋滋的看著自己失而複得老幺,心裡樂得直冒泡泡。

狐五聽到龍帝那麼說,頓時就不高興了,誰鬨著玩呢,大女子能屈能伸,輸了就是輸了。

“龍帝,誰說本姑娘和白芷茉鬨著玩呢?

八寶是本姑娘和白芷茉打架打輸了,送給白芷茉的。

本姑娘可不做言而無信的宵小之獸,送了就是送了。

本姑娘一定會打贏白芷茉,把八寶搶回來的。

白芷茉,一會兒,咱倆再打一架?

輸了我把小七送你,贏了你把小八還我怎麼樣?”

這時,狐八寶正幽幽轉醒,一醒來就驚悚的聽到她家五姐說,還和要和白芷茉乾架,乾不贏,還要把七姐送給白芷茉。

都和白芷茉都乾了一架了,自己啥段位,心裡冇點那點啥數?還想把七姐也送出去。咋的?把我們都送出去,她好在青丘稱山大王?

這讓小爺如何能忍?

狐八寶一骨碌翻身,跳出嬰兒籃,對著狐五就是齜牙咧嘴,大有準備衝上去和狐五同歸於儘的架勢。

狐帝擔心狐八摔在地上,趕緊伸手把狐八摟在懷裡。

狐五像冇看懂狐八的憤怒,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拽著小拳頭。

“小八,彆擔心,五姐一定打敗白芷茉,為我族爭光,把你贏回來,所以暫時委屈你,在龍族臥薪嚐膽,當人質。”

狐五感覺打贏白芷茉可不就是為狐族爭光嗎?

那是龍族五殿下耶,據說是他們這一輩皇二代最有天賦最厲害的仙獸。

他們這一輩幼獸都以打贏白芷茉為獸生的終極目標,這是榮譽。

狐五站在一旁咯咯咯笑得直流口水,彷彿看到自己打贏白芷茉,走上獸生巔峰,眾星捧月的樣子……

狐帝看到自己五女,此時此刻,他不想捂死這個孽女了。自己想找根麪條把自己勒死,一死百了算了。自己上輩子是做了什麼孽,這輩子生出這麼個二百五出來。

狐帝心中咆哮,

“天道呀,我要是做錯什麼,請派雷神來懲罰我,彆派這孽女來折磨我……”

狐帝掏出救心丸含在嘴裡,閉上眼睛,等待雷神的懲罰,他不想再說話……

老祖宗進來後,受了龍帝父女的晚輩禮後,就坐在廳房上座的位置,也冇吭聲,隻一臉慈祥的聽著看著。

聽完自己五孫女的話,老祖宗很讚成狐五的話,表示:

“我家小五說得對,打輸了就是打輸了。這打輸了送出去的獸,哪有耍賴要回來的道理。

即使要回來,那也得是堂堂正正贏回來。”

狐五一聽老祖宗這話,小胸脯挺得直直的,得意的看著自己老爹,

“看吧,連阿奶都這麼說,看你還有啥好說的……”

狐帝聽了自己老孃的話,猶如五雷轟頂,把自己炸得外焦裡嫩的,抬上桌,擺上碗筷都可以直接開飯那種。

狐帝幽怨的看著自己老孃,

老孃,您是認真的嗎?我到底做錯了啥?您這是準備大義滅親嗎?

照你五孫女這樣個打法,你兒子早晚得變孤家寡人,到時候仙界書局可就有題材了,書名就叫《史上唯一一個被女兒和老孃坑成孤家寡人的狐帝》。

老祖宗可不管自己兒子那幽怨的眼神。繼續道:

“龍五小殿下可喜歡我家八寶?”

白芷茉戳著自己的胖胖的小手指頭,乖巧的答道:

“五寶可喜歡可喜歡八寶的呐!”

可不就是喜歡嗎,八寶一身軟毛,摸著可舒服了,白白的一小團,像個雪丸子似的。

冬天身子頂在頭上當帽子,尾巴當圍肯定特彆暖和。

重點是狐八寶比自己小,自己終於不是最小的了,有了比自己小的,自己可以當姐姐了,當然是高興的。

老祖宗慈祥的道:“那讓八寶陪在你身邊,當你的玩伴可好?”

白芷茉聽老祖宗那麼說,高興的從凳子上跳起來,揚著包子臉,糯糯的對老祖宗說:

“老祖宗,真的可以把八寶送給我當玩伴嗎?”

“當然可以啦,我們八寶有龍五殿下這樣的玩伴可是它的福氣呦。”

白芷茉生怕老祖宗反悔,趕緊說:“好呀好呀,老祖宗說話要算數哦。

五寶一定把八寶當弟弟一樣愛護!”

老祖宗慈愛的點點頭。

這丫頭還真是和上一世一樣純真善良。這一世能和自家八寶結緣,這也是自家八寶的造化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