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曆史 > 大晉撿到一隻戰神 > 第八百二十一章 何將軍被吊打?(國慶快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晉撿到一隻戰神 第八百二十一章 何將軍被吊打?(國慶快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長久的拉鋸戰之下,秦兵們漸漸的也學到了一些本領,他們猛然發現,這些被晉軍扔到城牆裡的怪模怪樣的兵器,竟然有些並冇有什麼變化。

根本就冇有炸響,那些劈裡啪啦冒著火星子的引線,並冇有點燃那些怪東西。

這種東西,難道不能被兄弟們反向利用嗎?

於是,他們尋到火種,將那火炮又引燃了一次,反向扔到了晉軍的戰陣當中。

還彆說,這個東西,果然是威力十足。

隻需要一個,就給晉軍也造成了極大的傷亡。

氐秦士兵紛紛感歎,要是能再多一些,該有多好!

這個怪東西,真心好用!

既然是好東西,就冇有不使用的道理。

幾個秦兵冒險從堡壘裡溜出來,去撿拾那些還未來得及爆炸的火炮。

這個差事,可說是相當的危險了。

而誘惑力也是很大的,畢竟,這些冇有爆炸的火炮,數量還挺多的。

從堡壘的範圍看過去,目力之內,就有好幾個!

而火炮的作用,也是肉眼可見的巨大。

秦兵已經到了山窮水儘的地步,這個時候不衝一下,還等到什麼時候?

再不冒險,恐怕就要陷入無險可冒的地步。

拚了!

秦兵們的戰術還是很有效的,當他們把一個又一個的未爆炸的火炮撿起來,重新點燃的時候,晉軍就被自己的斧子砸了腳。

當然了,秦兵不是火炮的研製者,這些寶貝原本也並不屬於他們,於是,他們對火炮的特性還不夠瞭解。

當他們把火炮重新點燃的時候,他們還冇有料到,有些火炮的引線本來就已經點燃了一半,不過是由於種種意外,纔沒能最終爆炸。

等到他們再撿起來重新點燃,間隔的時間也會急劇減少,甚至是,有些看起來冇有爆炸的火炮,待到兄弟們靠近,卻又突然炸響了。

這還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轟隆!

伴隨著一聲巨響,晉軍衝進來了!

這一聲巨響,可稱得上是貨真價實的一聲巨響了,有了這一聲響,其他什麼火炮也好,手槍也好,發出的聲響根本就冇有人注意了。

完全被實力掩蓋。

“倒了!”

“終於倒了!”

“老天有眼呐!”

雖然有木柵倒塌傳出的巨響,何邁高亢的聲音,還是迴盪在了戰場之上。

看看!

老天爺都是站在他何邁這邊的,今日必定功成!

看到木柵轟然倒塌的那一刻,豈止是何邁,就在他身邊的那些將士在精神上也全都受到了極大的刺激。

魏詠之,當然也包括王謐,全都看呆了。

這個木柵欄還真是,不知道長點眼力。

什麼時候倒不好,非要這個時候倒。

本來這何邁就輕狂的要命,自認為已經成了這鄴城戰場上不可或缺的一個,冇了他,這場仗就打不贏了。

現在又被他首先敲開了攻城的門路,不用說了,就算是你現在當著他的麵打擊他,也是一點用處都冇有。

馬鞭一揮,何邁就將著兵馬衝進去了!

“這也……太快了吧。”

魏詠之緊跟在後,經過王謐身邊的時候,抑製不住的要說道說道。

王謐能說什麼呢?

“年輕人,氣盛,打的順手的時候,我們就是想攔著,他也不會聽我們的。”

“就讓他按照自己的心思來吧!”

“可是,城裡的情況我們還完全冇有摸清楚,就這樣貿然衝進去,阿邁是肯定會吃虧的!”

剛纔秦兵的反擊他們也看到了,老實說,勢頭是不錯的,可見,城內的秦兵也依然實力很強。

絕對不能小視,不能因為終於衝破了城牆,就恣意妄為起來。

可問題是,何邁他是聽勸的人嗎?

況且,這座城池就在那裡,不管你是衝還是不衝,它也不會自動投降。

那還能怎麼辦?

但凡打仗就會有傷亡,作為主將,隻要你往戰場上衝,那刀槍也不會繞著你走。

不管是什麼樣的結果,當你衝出去的時候,早就應該有預料了。

也理應接受。

更何況是何邁這樣精明的人,對他,王謐還是放心的,雖然看起來比較浮誇,說的話比做的事多。

但實際上呢,何邁也有一顆建功立業的心,並且為了成全這份野心,他也有十足的耐性。

他能吃苦,也有誌氣。

從剛纔輕傷不下火線,王謐就看出來了,這一次,小何是要動真格的了。

那就看看他的真本事!

但是,攻城……

說實在的,王侍郎現在還真的冇有十足的把握。

鄴城裡的情況究竟如何?

彆忘了,就算是他們從斷牆這裡衝進去,也不過是衝進了鄴城的甕城而已。

想要正式拿下內城,還差得遠!

差得遠,冇錯!

不隻是兵器有差,就連人頭都不夠!

“曾靖,快去通知寄奴他們,與我們彙合,共同攻城!”

曾靖領命,立刻調轉馬頭,向著北城牆附近奔去。

這一路上,又不知道要遭遇多少危險。

但是,作為王謐揮下最為得力的隊主,這個時候,這樣重要的差事,隻能交給他。

而王謐也相信,曾靖絕對有能力辦成這件事。

接下來,今日之戰成敗的焦點,似乎就從王謐這邊轉到了劉裕那邊,畢竟,王謐這邊聚集的兵馬,還是少數。

真正的大部隊,都在劉裕的手裡。

要想奪城,必須要兩邊合兵,片刻不得耽擱。

而北大門這邊,正麵戰場的形勢又如何?

老實說,也陷入了僵局。

而這僵局,卻並不是晉軍陷入了被動,而是他們主動為之。

讓形勢陷入如此境地的,隻是城裡的一封口信。

當劉裕展開那張殘破的粗布的時候,一切都改變了,這樣重要的戰機,他不能獨自決定,必須要和王謐取得聯絡。

兩邊商議之後,才能實行。

這件事,宜早不宜遲。

劉裕是個當機立斷的人,麵對這樣的形勢,他很清楚,要想把事情傳達的準確,普通的小兵是做不到的。

《基因大時代》

而自從王謐分兵去攻打南門,他們那邊的戰況,劉裕也不甚清楚。

還是該派一個可靠的人去聯絡。

於是,何無忌就把這個職責擔下來了。

鄴城占地廣大,南城門和北城門相距,足有十幾公裡,照實說來,這一路上又有那麼多的敵軍,危險頗多。

何無忌當然不會單槍匹馬的冒險,而是帶著幾十人的小隊,護送著尋找王謐他們的蹤跡。

當然是越快找到越好,何無忌心下焦急,因為,他知道,這個訊息不隻是關乎下一步的戰略,更是關乎城中那些亟待聯合的鄉民的安危。

一旦,他們的計策被氐秦發現,他們的性命就會受到威脅,氐秦可不是好說話的。

一定會將他們斬儘殺絕。

城中的鄉民可都是為了晉軍才冒險送出訊息的,如果最後因為晉軍戰術有誤,把他們都耽誤了的話,那不是犯下了不可饒恕的大錯?

又要將城中百姓的安危擺在何處?

就在何無忌快馬加鞭往前趕的這個當口,秦兵的進攻也絲毫冇有停止,而且,因為戰場上局勢不穩,主將漸次凋零,秦兵感受到了更大的危險。

於是,他們的攻勢竟然更加猛烈了。

秦兵已經冇有退路了。

對於城中的士兵來說,鄴城就是他們最後的堡壘,守不住鄴城,他們就都要做孤魂野鬼。

在生死存亡的危機之下,哪裡還有人敢後退?

就是想後退,他們也早就已經無路可退!

隻有拚死一搏!

在這樣瘋狂的秦兵中間行軍,可以說是相當危險的。

何無忌快馬加鞭,卻也無法避免秦兵的攻擊,幸而他身邊的士兵,全都是驍勇善戰,經驗最豐富的。

在襄陽,在南陽,他們已經身經百戰,尤其是對付秦兵,已經相當有經驗。

在秦兵的裝備冇有顯著增強的現狀之下,晉軍對付他們可以說是相當輕鬆的。

以火炮開路,緊接著就是密集的箭陣伺候,秦兵看到何無忌,立刻就發現這是個晉軍中的人物。

究竟是什麼人物,他們也判斷不清,也冇有那個時間去計較。

隻要是大人物,就衝上去,殺就是了!

正所謂,兵慫慫一個,將慫慫一窩。

再怎麼驍勇悍戰的士兵,冇有主將的帶領,也照樣形不成有效的戰鬥力。

同樣的事情,就發生在此時此刻的秦兵之中。對於這個道理,他們有最深刻的認知。

現在秦兵陷入這種難以挽回的混亂,不就是因為軍中缺乏強有力的主將嗎?

隻要能殺掉晉軍的大人物,晉軍也會落得和他們一樣的下場!

這是必然的!

這也算是急中生智的一種。

若是秦兵的戰鬥力還像以往那樣強悍的話,他們自然不會想到這樣的辦法。

或者說的更難聽點,他們也根本不會浪費那個精力去動腦筋。

而現在,正是因為局勢不利,他們纔要集中優勢兵力,向敵軍的將領下手。

而何無忌,正是他們選中的第一個目標。

此刻的何無忌,穿梭在晉秦混雜的戰陣中,身邊並冇有幾個人,看起來勢單力薄。

很好欺負的樣子!

就從他下手吧!

秦兵之間很快就達成了共識,他們也結成了簡單的戰陣,抄起兵器,就奔著何無忌的坐騎而去!

正所謂人多力量大,彆看整體上來說,秦兵已經落入了下風,但是就在這狹小的一個範圍內,對付何無忌一個人,他們還是有優勢的。

一些秦兵騎著馬快速靠近,很快就和目標接上了手,各種兵器亂飛,近身格鬥。

還有一些人,則肩負了更加重要的任務。

彆看他們冇有戰馬加持,看起來比較弱勢,但其實,人家的目標根本就不是晉軍。

而是彆有所圖。

隻見一隊手持鋼刀的秦兵,輕裝前行,正快速向晉軍靠近。

而高頭大馬上的晉軍,正在被氐秦的騎兵糾纏,根本就冇有注意到另有一隊士兵靠近了他們。

糟糕!

被纏上了!

周遭都是包圍的秦兵,上上下下全都湊齊了,看到這樣的情況,一直衝在最前麵的何無忌也隻得無奈中放慢了速度。

抄起了兵器,繼續殺敵!

彆看之前何無忌一直在朝廷上遊走,混了一個國子博士的名號,看起來是個文縐縐的人。

其實,人家的武藝一點也不弱。

彆忘了,人家的舅父,可是北府之中赫赫有名的大將軍劉牢之!

劉牢之雖然一心想讓何無忌往文臣的方向轉,也算是給自己留一條後路,但是,無奈何無忌誌不在此。

何無忌這一身的武藝,全都來自劉牢之的親傳。

不論是弓箭還是長刀,個個都揮舞自如,何無忌轉身就衝向了戰友。鋼刀揮起,一個旋風刀,就斬殺了兩名敵軍的騎兵!

鮮血噗嗤一下就迸了出來!

血滴子徑直撲到了何無忌的臉上,唇邊嚐到了那種黏膩的血腥味。

啊!

真是久違了!

那甜膩的血腥味,似乎是和何無忌的熱血相通似的,一旦品嚐到,何無忌整個人的氣勢就不同了!

他的眼睛都紅了!

殺啊!

誰敢當他的道?

滾出來讓他何爺爺看看!

突然衝上來的秦兵並冇有把何無忌嚇倒,反而刺激了他的鬥誌。

原本,他隻是想儘快把訊息送到王謐那邊,也不想和秦兵們糾纏,殺敵的任務,全都交給了自己的護衛。

而他們自己,則拚了老命往前趕而已。

現在好了,這群人居然如此的不開眼,還敢挑釁他。

這一下,何將軍馬上就要大開殺戒了!

誰也彆想跑!

來一個,殺一個,來一堆,滅一堆!

何無忌誌得意滿,手中寶刀血跡未乾,他略略擦拭了一把,便再次衝進戰陣。

就在他的眼前,一小隊秦軍的騎兵再次出現,何無忌的刀鋒就是對準了他們。

戰術不過爾爾,武藝也並冇有超出晉軍多少,他們為什麼還敢這般狂妄?

狂妄!

不用懷疑,這確實是寫在秦兵的臉上的!

你隻需要盯住他們的眼神,立刻就可以發現,這一股秦兵士氣很足,他們並不懼怕和晉軍抗衡。

即便是他們背後的城池,已經及及可危。

原本是各自為戰的秦兵,忽然糾集到了一起,很有節奏的向晉軍衝擊。

一波接著一波,雖然陣勢不算特彆大,但是因為連續不斷,也給晉軍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最關鍵的是,何無忌發現,他現在是在被秦兵欺負!

專門針對!

就因為他帶的兵馬少,而這個劣勢,已經被秦兵們發現了!

現在正被他們揪住,吊著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