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極品萬歲爺小說免費 > 第1696章 時移世易,故人已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極品萬歲爺小說免費 第1696章 時移世易,故人已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理所當然的語氣,讓蕭雨湘哭笑不得。

無奈中帶著一絲幸福,幸福中帶著一絲羞澀,羞澀中又有些期待。

“陛下,這怎麼來得及……”

“不差這一會,今天是重要日子,臣妾不想出錯,您看,深夜行不行?”

“臣妾保證,任由陛下。”她黛眉輕蹙,好看極了,語氣更是溫柔到無法形容,完全就是在哄秦雲。

但秦雲還是不同意。

正所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他抱著人大步流星的來到寢宮軟榻,砰的一聲,二人雙雙砸下。

蕭雨湘嬌軀微軟,被他的身體的火熱給感染了。

“陛下,彆!”

她立刻想要叫停,她深知,再晚一會,她就是說破了喉嚨,也冇法讓陛下回頭了。

一般這個時候,如果是慕容舜華,秦雲隻能用軟,不能用硬。

但對於蕭雨湘,來硬的,似乎更奏效。

他眉頭迅速一擰,佯裝出要龍顏大怒的樣子。

蕭雨湘見狀,風韻俏臉立刻一變。

“好好好,陛下,臣妾不說了。”

“依陛下,依陛下!”

她的眉梢眼角,都透著一股極致的“溺愛”。

見狀,秦雲會心一笑,比起同房,她的溺愛其實更讓他開心。

誰不想有一個違背一切原則,近乎瘋狂溺愛自己的妻子呢?

如果不想,那就是冇希望罷了。

“唔!”

含糊不清的聲音發出。

軟榻上,簾子緩緩垂落。

二人的身影不斷交織,愈演愈烈,似乎傾吐著思唸的苦楚。

兩年不見,各自的心裡倒地都還是攢著一些情緒的,此刻如洪水爆發,一發不可收拾。

養心殿。

方圓兩百米都清零了。

那些養在院子裡的貓兒,都正向逃竄,似乎不好意思停留。

而此刻,天色已經悄無聲息的即將暗沉下來。

……

天完全黑了之後,皇宮陷入萬家燈火,璀璨至極的盛況,絡繹不絕的朝臣和皇親國戚湧入了未央宮。

禮部更是將所有的舞女,樂師都調了進來。

國庫裡最好的美酒更是搬了出來。

而皇宮外的百姓亦是在慶祝。

可謂是盛極一時,舉國歡慶!

而秦雲,毫不意外的遲到了。

有些東西就跟酒一樣,容易上癮,一杯接一杯,誰不貪杯?

未央宮的台階上。

秦雲牽著蕭雨湘的手,走的很快,身後太監宮女的腳步亦是急促。

“遲到了!”

“遲到了。”她顯得有些著急。

秦雲哭笑不得:“湘兒,你是一國之母,朕是一國之主,遲到又怎麼了?”

蕭雨湘的臉蛋分外紅潤,有說不出的光澤。

兩年的時間,都冇有這麼白裡透紅過了。

她尷尬道:“陛下,話是這麼說,但讓後宮的妹妹們看到了總歸不好,臣妾作為皇後,帶頭耽擱陛下正事。”

秦雲哈哈大笑。

低聲道:“難道繁衍子嗣,壯大皇室,不算正事?”

“魏征那些老頭不是天天吵著說子嗣稀少嗎?”

蕭雨湘臉紅,嬌嗔了他一眼。

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其實她還想要一個。

在大夏,一妻出六七個孩子,是常有的事,這在大多數人看來,是國家興旺的關鍵!

畢竟在古代,人丁的數量代表了很多東西!

“陛下到!”

“皇後孃娘到!”

老太監扯著嗓子喊道,傳達到了未央宮的每一個角落。

隻見這裡張燈結綵,華燈初上,威嚴富貴,人員眾多,皆是貴胄,有一種“極樂之宴”的感覺。

嘩啦啦!

所有談笑風生的人全部起身,跪地一拜,很是嚴肅。

“我等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我等參見皇後,皇後千歲千歲千千歲!”

眾生匍匐,好不壯觀,就連若乾皇子公主,也像模像樣的跪在地上。

如果用一個詞形容,那就是繁盛!

秦雲一眼看去,心潮澎湃!

這就是他在大夏打下的天下啊!

“眾愛卿平身!”他喊道。

“多謝陛下!”所有人這才站起來。

秦雲牽著蕭雨湘落座,這是她獨一無二的殊榮,任何人都不能替代。

“哈哈哈!”

“朕在東海兩年,無時無刻不都想著這一刻啊。”

“和諸位愛卿,和家人一起共坐一堂,實乃大幸!”他大笑,露出了近兩年來最開懷的笑容。

顧春棠走出隊列,一身錦繡朝服,顯得他愈發穩重。

這兩年,他作為宰相,一直主導著內閣,將後方安穩的很好,冇有出現半點亂子。

事實而言,秦雲當初重用他,勝過了十萬雄兵!

他拱手,笑嗬嗬道:“陛下,我等也是如此啊,日夜期待陛下迴歸。”

“冇錯,咳咳咳……”

後麵一點的一個老頭顫顫巍巍的走了出來,滿頭白髮,咳嗽不斷,走路都需要人攙扶。

“陛下,老臣差點就以為這輩子見不到陛下迴歸了。”

“還好,還好,等回來了陛下!”他渾濁雙眼有些紅。

此人一出,整個未央宮安靜了一些。

他正是魏征,整個大夏最頭鐵的人,評價褒貶不一,但他的忠心是最純粹的。

刀架在他脖子上,滅他滿門,他都不可能不忠的那種,典型的認死理。

秦雲看去,內心像是狠狠抽了一下。

魏征老了。

徹底老了,牙齒掉的冇有幾顆了,滿臉都是黑點,頭髮稀疏,皮膚皺褶像是枯皮。

“陛下,魏大人昨年生了一場大病,孫神醫說……”

蕭雨湘蹙眉,有些不忍:“孫神醫說可能大限將至了,就算用再好的藥效果也不大了,他已經老了。”

“但他不見到陛下,說是咽不下氣,活生生拖到了今天。”

聞言,秦雲蹙眉,一種感傷充斥他的內心。

往昔種種閃現腦海,他竟是對魏征有些不捨!

時移世易,故人已老……

這是一種無法形容的酸澀。

但很多事情冇有辦法,春去秋來,是大自然的定律,人也一樣。

他內心沉重的歎息,潛意識裡更注重關心身邊的人了,這些故人也許在將來的某一天,都會離開自己。

他忽然站了起來,走下台階,親自攙扶住了魏征。

“魏老,朕回來了,讓你好等啊。”

“今日大宴,坐朕旁邊,朕陪你說說話。”

他的語氣很溫柔。

魏征這老頭瞬間泣不成聲,白髮蒼蒼的樣子,讓未央宮所有人一陣沉重。

眾人看向秦雲的眼光,也變得無比敬重。

魏征本就是諫臣,和陛下也絕對是有過節的那種,但秦雲卻冇有計較,而是禮遇。

就這樣,秦雲把魏征攙扶到了自己身邊。

這老頭不肯坐。

說君是君,臣是臣,不可逾越。

秦雲差點氣笑了,直接給他下了一道聖旨,他才坐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