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錦鯉妹妹三歲半,我是全京城大佬的團寵 > 第205章 神石碎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錦鯉妹妹三歲半,我是全京城大佬的團寵 第205章 神石碎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神石!!”

“神石碎了!!”老夫人猛地站起身,驚聲叫道。

神石,這是言嬌嬌在滿月時,國師送來的賀禮。

當時神石黯淡無光,唯獨在她手上時,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就那一刻,國師下跪。

直呼神女。

“孽障,孽障啊。都是孽障,這可是代表你身份的神石,怎麼就碎了啊!”老夫人哭天搶地的,不斷的伸手去拿地上碎成小塊的石頭。

那石頭卻再也無法合攏。

李氏毫無形象的坐在地上,抱著言嬌嬌便痛哭不已。

“你這個孽障,你一回來侯府就不得安寧啊。”李氏後悔啊,隻恨當年冇溺斃她。

當年國師預言,此子氣運極高,這一胎是福寶,是天上神女降臨。

若反之,這一胎將會給江山帶來災禍。

可李氏,生出了雙胞胎。

那段時日,侯府被眾人捧的極高,國師甚至日日來侯府問安。

李氏生下孩子那日,侯府天空滿是鳥雀,滿府的花兒都開了。

她們卻關門看著那兩個孩子,不知所措。

此事,連老侯爺都不知曉。

一大一小,兩個孩子。

眉宇間依稀能看出相似。

“若生出一個,就是福寶。兩個,那豈不是災星?總不會出現兩個福寶啊。”李氏坐在產床上哭。

懷孕這幾個月,是她在侯府最風光的時候。

老太太敬著她,後院中那些姨娘半點不敢得罪她。

已經快要被擠出二流世家的侯府,位置也不斷拔高。

她不想失去這樣的日子。

侯府眾人,都不想失去這樣的日子。

他們需要福寶,來鞏固侯府的位置。

她臨產前總是在做夢。

夢中一個白白胖胖的女娃,紮著兩個小辮子,古靈精怪的叫她孃親。

說她將會洗清記憶,成為她的孩子,諸天神佛都不得插手她的曆劫。

她說,請母親護我一世,天道會感謝您的。

如今,卻生出了兩個。

李氏幾乎要瘋了。

她們隻對外生出了女兒,將瘦弱的那個養在後院。

言穗穗生的好,便將她抱在外頭當做福寶養著。

可慢慢的……

她們發現……

言穗穗不對勁。

李氏養的寵物狗,隻喝了一口她吐出來的奶,便暴斃死在原地。

她在府中養到第三日,洗三。

侯府花園裡便漂浮著數不清的翻肚的錦鯉。

像是醉了,又像是苟延殘喘著最後一口氣。

那時已經有眾人瞧見過她的模樣,她們不敢換掉,隻能抱著她出來。

那時,她很高冷,誰都逗不笑。

可小太子來時,她竟然伸手攥住小太子的一根手指頭,裂了嘴。

小太子很喜歡她。

但小太子不得寵,侯府不能站隊。

洗三後,她們將孩子抱到了後院。

“她不是福寶。她定然是災星,必須處置了。滿月時國師會回來,這孩子不能留。溺斃吧……”即便養了三日,老夫人依然冇有一絲猶豫。

誰知溺斃時,遇到小太子尋過來,無意打斷,救了她一命。

後來,在府中餓了她三日。

依舊未死。

那時,她們已經堅信她是災星了。

最後李氏一念之仁,將她送到了最貧瘠偏遠的望山府,任由她自生自滅。

“我就不該對你有一絲心軟!”李氏惡狠狠道。

此刻言嬌嬌被那股突然炸裂而出的純粹靈氣,衝擊的猛吐鮮血。

“快去找國師,快去找國師。”老夫人哭的無法控製自己。

從身後出來個年輕人,大概二十歲左右,穗穗認識,他是自己的親哥哥。

李氏的嫡長子,侯府世子言修遠。

世子此刻抱起言嬌嬌便衝了出去。

李氏將滿地神石碎片收攏:“你就是災星!”跌跌撞撞的便追了出去。

言嬌嬌第一次感覺到恐慌,神石是檢驗她身份的,但也能儲存氣運。此刻她辛辛苦苦收集而來的氣運,瘋了一般朝著言穗穗湧去。

她渾身就像個篩子,到處都在漏。

“娘,祖母,嬌嬌是不是要死了……”言嬌嬌抓著李氏不住的顫抖,李氏越發心疼。

嘉嘉氣得齜牙咧嘴,可瞧見穗穗眉眼竟然還帶著笑意,又將憤怒壓了下去。

“真是胡鬨,神石碎了關小師叔什麼事?她坐在這裡動都冇動。”

“你應該想想,是不是嬌嬌做了什麼天怒人怨之時,才導致神石破碎。”老侯爺怒斥一聲。

當年穗穗被抱走,他壓根不知。

甚至不知道,李氏生的雙胎!

待眾人離開,大堂便空曠了起來。

穗穗卻是眯著眸子,低低的笑出了聲。

神石嗎?

檢測神明的氣息嗎?

她在神界,都屬於讓眾神仰望的存在,小小神石又怎配檢測她?

“你就在府中安心住著,嬌嬌的院子已經搬空了,今兒你就住進去。那孩子,被慣壞了。”老侯爺惱怒的緊。

老侯爺將府中一應事務準備好之後,穗穗便看向角落的嫡姐。

言晚凝情緒已經平複許多。

“其實,我當年是見過你的。”言晚凝歎了口氣,神色有些難過。

“那時你生的冰雪可愛,我總喜歡抱你。你能活著,姐姐很開心。”言晚凝幾乎有些哽咽。

大概五年前,她還有些頑皮。

她們試圖溺斃穗穗時,她就躲在床底下,整個人都嚇魔怔了。

她幾乎是一分一秒的數著過去的,她哆哆嗦嗦的心頭默默數到了三百,小太子才衝進來。

她以為妹妹死定了。

卻不想,妹妹從水中抱起來嚎啕大哭。

那一刻,她心中溫柔慈祥的母親,再也不見了。

她懼怕母親,與母親有了隔閡,無數個夜裡她總會想起母親親手溺斃女兒的場景。

諷刺的是,穗穗被送走後,剩下的那個也大病了一場。

從穗穗走後第二日,她就開始不吃不喝。

整日整夜的哭。

哭到嗓子發啞,哭到喉嚨充血,哭到不管不顧昏迷的樣子嚇壞了爹孃。

她們送走了穗穗,卻好像連妹妹的命根子一起送走了。

後來,妹妹病了,在府中關著養了好一陣子。

再次被抱出來時,那時是滿月,她站在遠處看著被留下的小妹妹。

卻隻感覺到陌生。

此刻見著穗穗,她的小臉奇異的跟當年的小丫頭重疊。

她想象中的妹妹,就是這個樣子。

穗穗偏著頭看向她,瞧見她眼中的暖意,小丫頭一怔。

朝著她咧開一個燦爛的笑容。

“給你見麵禮。”穗穗摸出一根小羽毛。

羽毛還布靈布靈的閃著流光,當年鳳凰羽都快被她薅禿了。

“這是鳳羽,能辟邪能祈福,若是家中有重病之人佩戴,對身子有好處。”

言晚凝一愣,入手就能感覺到通體舒泰,這……

這東西,怎麼看都不像凡品。

“謝謝穗穗,我定會好好保管。”她如今已嫁人,這東西便給昏迷的冬兒吧。

“穗穗,你如今儘量不要與嬌嬌起衝突。再有半月,便是新年召神。召神儀式,她的信徒會變得極其瘋狂。神明也會為她顯靈……”言晚凝麵露擔憂。

穗穗輕笑,是嗎?

她倒要看看,她能召出來什麼玩意兒!

大不了,連她召來的神明,一起打一頓!

(節日加更送上……麻煩大家幫忙點點催更評分投票等等呀,麼麼噠……)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