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曆史 > 連枝錦 > 第一卷 鴻雁 第三百三十六章 諜影重重寒兢兢(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連枝錦 第一卷 鴻雁 第三百三十六章 諜影重重寒兢兢(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隔牆有耳——

「那便好。」渝帝喝了口酒,笑著看向他:「朕似乎有段日子冇見到你,所以今日特地備下幾道,你喜歡吃的菜。今日你不必拘謹,隻當是父子的閒話家常。」

大皇子雙手執杯,誠惶誠恐的施一禮:「是,兒臣遵旨!」

說罷,他手持酒杯一飲而儘。

餘光卻始終緊盯著渝帝的神色。渝帝的臉上,始終掛著愜意的笑容,似乎並冇有責備或為難之意。

酒席宴間,在雲嬪的體貼服侍下,父子二人頻頻舉杯、相談甚歡。很快,二人便都有了醉意。

與年富力強的大皇子相比,年近五旬的渝帝,顯得更加不勝酒力。歌舞還未結束,他已經支著頭,斜倚在榻上昏昏欲睡起來。

雲嬪立刻叫停了歌舞表演,跪在渝帝身旁,輕喚道:「陛下、陛下。您喝醉了,臣妾扶您去休息吧。」

叫了三聲,渝帝才慢慢撐開醉眼,看了看麵前一眾擔憂的人。

他忽然哈哈一笑,擺擺手道:「無妨,繼續!繼續!」

雲嬪憂慮了看向雙喜公公,雙喜公公連忙欠身賠笑著:「陛下,龍體要緊。老奴扶您去休息吧!」

渝帝緩了緩神,在雙喜公公的攙扶下,緩慢的站起身來,一步一步慢慢的往外走去。

走到大皇子身旁,他拍了拍大皇子肩膀,又看向雲嬪:「朕去休息一下!禎兒好不容易來一次,愛妃可要替朕好好招待一下。」

雲嬪一怔,心有疑慮卻不敢違抗,隻得翩然福身:「陛下放心,臣妾一定照顧周全。」

說罷,便目送著渝帝緩緩離去。

雙喜公公攙扶著渝帝走出眾人的視線,便轉了個身,推開一扇暗門,走入與大殿相連的耳房。

這間耳房,宛若一間密室,坐在裡麵的人,能清楚的聽見大殿中的聲音。

此時的渝帝,已然恢覆成平日裡那般精明的模樣,臉上哪還有半分醉意。

他剛一坐下,雙喜公公便奉上一壺溫度剛好的熱茶。

金盔金甲的燕榮從旁走過來,向他拱手一揖,等待他發號施令。

渝帝端起茶杯,不緊不慢的喝了口茶:「帶著幾個心腹守在殿外,若二人果真有不軌之舉,便將二人拿下,雲嬪當場處死,大皇子立刻幽閉!」

「是!臣遵旨!」燕榮容色一正,不敢有半分怠慢。

「還有。」渝帝隨即又囑咐了一句:「切記!辦這事兒的人要絕對保密,但凡有任何訊息泄露出去,朕決不輕饒!」

「陛下放心!」燕榮拱手道:「今日在此的都是臣的心腹之人,保證不會出任何差錯!」

渝帝微微頷首,擺了擺手,讓燕榮退下。

「雙喜,你說他們會說些什麼?」渝帝輕輕把玩著杯蓋,漫不經心的問道。

雙喜公公畢恭畢敬的說道:「這……可是為難老奴了,老奴也猜不到。」

擱下茶杯,渝帝微微一笑,幽幽道:「那,咱們就洗耳恭聽吧。」

說著,他目光銳利的盯著對麵的那麵牆,彷彿透過這麵牆,就能看到殿內發生的一切。

-------------------------------------

而大殿內此時,又是一派歌舞昇平。

渝帝今日的表現和提前離場,讓大皇子長長鬆了口氣,也徹底放下了警備。

他鬆懈下來,大剌剌坐在桌案旁,一邊一杯一杯的灌醉自己,一邊目不轉睛的盯著那些年輕的舞姬,唇邊勾起輕浮的笑意。

酒過三巡,他斜眼睨著一旁端坐的雲嬪,冷笑道:「雲嬪娘娘,父皇可是讓你好好招待我,你不是該來敬酒的嗎?」

雲嬪翩翩福身,恭敬的說道:「殿下,酗酒傷身,您還是少喝為妙!」

大皇子冷冷一笑,又猛灌了一杯,口齒不清的說道:「雲嬪,父皇讓你好好招待,我現在喝得還不儘興,你怎能將客人轟走?以前你在瀟湘彆館的時候,做得可比現在好!」

雲嬪低垂著眼眸,一字字緩緩開口:「殿下,可曾記得上巳節之故耳?」

「啪」的一聲,大皇子將手中的酒杯,狠狠摔在地上。

他橫眉怒目瞪著雲嬪,冷聲斥道:「你不過是個戲子,你以為現在飛上枝頭變鳳凰了,就可以像彆人一樣指責我、瞧不起我嗎?」

聽到這樣的羞辱,雲嬪並冇有惱怒,而是翩翩一福身:「既然殿下如此有興致,那妾身就奉陪到底。」

說罷,她提著酒壺走過去,為大皇子斟了杯酒。

不料,大皇子竟一把抓住雲嬪的手腕,毫無顧忌的打量著她:「聽聞你當初僅憑著一支舞,便博得了父皇的歡心。我倒是好奇,是怎樣的舞蹈能打動父皇!不如這樣吧,你跳支舞來給我助助興,我好再多喝幾杯!」

雲嬪始終低垂著眼眸,臉上的神色一直波瀾不驚。

她翩然福身,平靜的說道:「妾身不過蒲柳之姿,是承蒙皇上厚愛,纔有了今日的富貴,殿下這話是抬舉妾身了。不過既然殿下有令,臣妾不敢不從。不如妾身為您彈奏一曲,如何?」

大皇子勾了勾嘴角,冷冷笑道:「看來今日我是有耳福了,能聽到瀟湘彆館花魁的小曲兒!」

一眾舞姬緩緩退下,一個婢女拿過一張椅子放在殿中,雲嬪翩然坐下,從婢女手中接過琵琶,轉緊琴軸,撥動琴絃。

試彈了幾聲後,一曲壯麗輝煌、慷慨激昂的《十麵埋伏》,從青蔥般的十指間緩緩流出。

雲嬪的指法十分嫻熟,將一場緊張、激烈的戰爭場麵,生動的展現在聽曲者的麵前。

大皇子放下手中的酒杯,微微蹙起了眉頭,眸中的神色漸深。

他彷彿看見了楚漢兩軍殊死決戰的激烈情景:夜幕籠罩下伏兵四起,一步步逼近楚軍的陰森和緊迫。

還有楚王烏江自刎的淒切悲壯,和漢軍得勝而歸的喜悅和昂揚。

一曲終了,大殿內靜悄悄的。大皇子臉上的神色諱莫如深。

他緊緊盯著寒煙,冷聲問道:「我讓你彈個曲助興,你卻給彈了一曲《十麵埋伏》,你是在嘲諷我,是四麵楚歌的楚霸王嗎?」

雲嬪放下琵琶,定定的看著大皇子,彆有深意的說道:「妾身隻想提醒殿下,言多必失!妾身希望殿下要謹言慎行,不要再觸怒龍顏了!」

大皇子晃晃悠悠的站起身來,提著一個酒壺,踉蹌走向雲嬪。

在她麵前站定,大皇子忽然一把鉗住雲嬪的下巴,深深凝視著她:「你少假裝關心我!我不需要你的關心!我是皇子,你是什麼?不過是一個下賤的青樓女子罷了!也配來訓斥我嗎?」

「妾身不敢!」雲嬪掙脫開他的手,重新拿起琵琶,淡淡道:「既然殿下不滿意妾身的曲,那妾身再換一個罷!」

說罷,她低垂眉眼,慢慢撥弄著琴絃。

隨即,她貝齒輕啟,一曲飽含深情的《上邪》從她的朱唇貝齒間,緩緩傾瀉而出:

上邪!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

山無陵,江水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一曲畢,殿內一時寂靜無聲。

大皇子癡癡的看著雲嬪,這一曲情意纏綿,讓他方纔的滿身戾氣頓消,眼中更是濃到化不開的深情。

「寒煙……」忘情之處大皇子,竟一把握住雲嬪的手,動容道:「這曲子……你可是唱給我聽的?唱的可是你的心意?」

雲嬪大驚,連忙站起身來,拚命抽回自己的手,低呼著:「殿下,請您自重!妾身可是你的母妃啊!」

「寒煙!」大皇子醉意上頭,看著寒煙楚楚可憐又風姿綽約的模樣,頓時興起。

他踉蹌走過去,一把摟住寒煙不盈一握的腰肢,嚇得寒煙連連疾呼。

殿中的婢女和太監,看到這番場景,全都呆若木雞。

大家麵麵相覷,卻又不知該如何相勸,隻得低下頭去,假裝看不見。

大皇子的行為愈加越舉,寒煙嚇得花容失色、慘呼連連。可她身形瘦小,又怎敵一個酒醉男子的力氣。

大皇子動情的呢喃著「寒煙」,全然忘了麵前的女子,早已不是酒樓的歌姬,而是自己父皇的妃子。

——幽閉——

大殿內的聲音,一字不落的傳進了渝帝的耳中。他卻依舊波瀾不驚的喝著茶,似乎並冇有要行動的意思。

雙喜公公焦急的看著渝帝,思忖了再三,才輕聲道:「陛下……」

連喚了三聲,渝帝才放下茶杯,彈了彈衣襟,淡淡道:「讓燕榮去吧。」

「是!」雙喜公公連忙走出耳房,向等在門外的燕榮使了個眼色。

燕榮會意,輕輕歎了口氣,立刻帶著幾個金甲衛衝進殿去。

「住手!」一聲厲喝陡然傳來。

正欲不軌的大皇子嚇得一個趔趄,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他失神呆了許久,看到來者隻有燕榮,才謔的站起身來,指著他怒道:「大膽燕榮!你竟敢威嚇堂堂皇子!你是不想活了嗎?」

「朕看你纔是膽大包天、目無章法!」一聲龍吟虎嘯傳來,在場之人立刻開始顫抖起來。

隨著一抹明黃色的身影,出現在大殿上。「噗通」之聲接連而起,所有人即刻跪下便拜,高聲疾呼著:「皇上息怒!」

為您提供大神一抹輕焰的《連枝錦》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三百三十六章 諜影重重寒兢兢(二)免費閱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