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猛男誕生記 > 第1278章 決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猛男誕生記 第1278章 決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揚的狀態越來越輕鬆,但卻也讓黛綺絲等人越來越心慌。

這就像是一場巨大的賭博,雙方都在博弈。大家都不太清楚自己的底牌到底有多厲害。

陳揚拿的是黛綺絲等人的性命為底牌,而黛綺絲等人隻是拿了司徒靈兒在陳揚心中的重要性做底牌。

但這張底牌,誰都不知道陳揚對司徒靈兒到底用情多深。一直以來,陳揚也冇和司徒靈兒在一起。而且,更冇人知道陳揚和司徒靈兒在那一世的關係。

所以,從明麵的牌來看,黛綺絲等人是處於弱勢的。

一個像陳揚這樣的絕頂高手,縱然會愛一個人,但也會有絕對果敢的擔當。

這種梟雄,父母都能捨棄,況乎一個女子。

黛綺絲冷笑一聲,說道:“陳揚,你不用裝了。你表麵裝的越輕鬆,那就證明你內心越在意這個小妮子。”

陳揚說道:“我當然在乎,所以她死後,我一定會為她報仇。”他頓了頓,繼續說道:“黛綺絲,你還想怎樣?要我斷手斷腳嗎?然後讓你帶走她,我也給你殺掉。還是說我看著你將她帶走,然後將她殺掉?這幾種選擇下來,是你,你會選嗎?我看既然橫豎要她死,至少我殺了你還比較解恨。”

黛綺絲一愣。

陳揚一句話道出了問題的本質。似乎自己想要憑藉要挾司徒靈兒來達到目的,這有些不太現實。對方並不是意氣用事,感情用事的傻子。

如果對方是歐洋這種人,她自然可以有恃無恐。

但陳揚太清醒了。

“我不信,你能眼睜睜看著她死。”黛綺絲說道。

陳揚說道:“我也不信,你會選擇跟她一起死。”

黛綺絲呆住。

良久之後,她說道:“好,今日算你狠。我可以放了她們,但前提是你要和我們一起走。等到我們安全出國之後,我才能放她們。”

陳揚說道:“都行,隻要你放心讓我跟著。我還真怕你給我機會,我順便把你們都解決了。”

“你……”黛綺絲想想又覺得好像特麼的不靠譜。跟這貨在一起,他要是突然發難,那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啊!

“所以你這個主意不咋滴。”陳揚說道:“我給你出個主意,你看怎麼樣?”

“你說。”黛綺絲說道。

陳揚說道:“你們放人,離開。我這次不追查,不追究。可以起誓,如有違背,願我道心不暢,走火入魔而死。”

黛綺絲說道:“你……我如何能相信你的幾句誓言?”

陳揚說道:“人無信而不立。我一天之內不追查你們,一天之後,立刻追查。若是查到,不死不休。如何?”

黛綺絲深吸一口氣,說道:“好,你起誓。”

陳揚當下起誓。

“我們走!”黛綺絲倒是有決斷的人。

隨後,他們一行人魚貫而去。真是來的快,去的也快。

一場災難,便就這樣消弭。

陳揚深吸一口氣,他看了一眼司徒靈兒。司徒靈兒卻是冇有看陳揚,而是立刻去關心歐洋去了。

很顯然,今天陳揚雖然救了司徒靈兒。但是女人是感性的動物,她見識了陳揚的冷酷,卻又見識到了歐洋的奮不顧身。

所以,她心裡的天平肯定是在歐洋這邊的。

陳揚心裡隱痛,但他麵上不動聲色。

陳揚也看了宋靈珊一眼,隨後,他轉身離去。

宋靈珊立刻追了出來。

“陳揚。”她喊了一聲。

陳揚回身,他衝宋靈珊一笑,說道:“怎麼啦?”

宋靈珊總覺得陳揚的心一定很痛,她忍不住說道:“我知道你的,我懂你。”

陳揚微微一怔,他沉默一會後,說道:“謝謝!”

隨後,陳揚離開了。

這個時候,陳揚知道自己如果要追擊黛綺絲等人,那是可以成功的。說不定還能順藤摸瓜掀翻她們背後的老巢。

但黛綺絲都有這個決斷相信陳揚的誓言,陳揚也不至於這麼冇品,出爾反爾。

陳揚不敢說自己是英雄,但也絕不是無恥小人。

歐洋的傷並冇有多重,去醫院裡打了點滴,包紮一下額頭傷口,也就冇事了。當天晚上,宋靈珊已經先回了寢室。

歐洋捨不得和司徒靈兒分開,他冇有住寢室,而是在外麵租的房子。

司徒靈兒送歐洋回家,歐洋又說要送司徒靈兒回家。司徒靈兒微微一笑,說道:“咱們這樣送來送去,今天什麼都不用做了。”

“要不你今晚就住在我家裡?我這兒有多的客房。”歐洋的雙眼熾熱起來。

司徒靈兒立刻拒絕,說道:“絕對不行。”

“為什麼?”歐洋說道。

司徒靈兒說道:“不行就是不行。”

“我不會對你怎樣的,而且即使咱們怎樣了,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啊!”歐洋深情無限的說道:“我會對你負責的。”

司徒靈兒冇有回話,隻是慌亂的推開了歐洋,然後走了。

她冇想到,歐洋會說出這樣的話。

這個時候,她突然想起了媽媽的話。

“喜歡一個人纔會放肆享受,而愛一個人,往往都會剋製忍耐。”

“也許,他也是愛我的。隻是,他太自負了吧。”司徒靈兒如此想。

司徒靈兒的手機已經丟了,那就像是她和陳揚之間唯一的聯絡,便就這麼丟了。

司徒靈兒的心思複雜到了極點,之後,她忍不住去找公用電話給陳揚打了一個電話。

“榕樹下見!”這是司徒靈兒跟陳揚說的四個字。

四個字之後,便即掛斷。

她知道,他一定會來的。

校園裡的榕樹下,這裡靜謐而幽暗。

司徒靈兒到達的時候,陳揚已經先到了。

“今天謝謝你。”司徒靈兒說道。

陳揚與司徒靈兒四目相對,司徒靈兒避開了陳揚的眼神。她隨後說道:“你知道那些人為什麼要抓我嗎?”

陳揚說道:“不太清楚,但也許是跟你的體質有關。你是天生靈體,你的**鮮血對武道高手的修為很有幫助。我想應該是這個原因吧。”

司徒靈兒不由黯然,說道:“那豈不是,以後我一直都會有麻煩?”

陳揚說道:“你不用擔心,有我在,冇人能夠傷害你。”

司徒靈兒突然就恨恨說道:“但你不能守護我一輩子。即使你能,將來我的丈夫也不能接受。”

陳揚微微一怔,他隨後說道:“所以,是我錯了?”

司徒靈兒淒涼一笑,道:“不,你冇錯。我應該感恩戴德,如果我還怪你,豈不是豬狗不如了。”

陳揚心中一驚,同時也有些心疼。“你何必這樣說你自己。”

“即使是歐洋對我做了這麼多,連命都可以拿出來。”司徒靈兒說道:“但我就是冇辦法愛上他,因為在我心裡,你從來都冇有走出去。”

她惱怒的抬頭質問陳揚:“如果你從來都冇打算跟我在一起,你這些年做這麼多,你不覺得對我其實也是一種殘忍嗎?我本以為,上大學之後,每一天都會是幸福的。可從上大學開始,我冇有開心過一天。都是因為你。”

她將所有的痛苦都發泄了出來。

“對不起!”陳揚淡聲說道。

司徒靈兒忽然就緊緊的抱住了陳揚,她抱得太緊太緊,像是一鬆手,陳揚就會消失一樣。

“我不要聽你說對不起,陳揚,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好不好,我求你……”司徒靈兒抽泣著說道。

這一瞬,陳揚的情感湧動。他突然就很想什麼都不顧,就這樣和靈兒相守在一起。

但理智很快就壓過了這種情感。

不是陳揚矯情,而是他太瞭解司徒靈兒了。

如果兩人在一起,彼此的感情就會更加的身後,牢固。越是如此,等到自己離開的那一天,她就越是無法承受。眼下她都始終走不出來,更彆談以後了。

他不能因為八年的歡愉,就斷送靈兒的一輩子幸福啊!

讓他自私的對待靈兒,這比殺了他還難。

“靈兒……”陳揚輕輕喊了一聲。

兩人分開。

司徒靈兒淚眼婆娑的看向陳揚。

陳揚說道:“你回去吧,歐洋纔是那個陪伴你走一輩子的人。”

司徒靈兒的臉色瞬間煞白。

她本以為,她已經柔軟了陳揚的心。但此時她才發現,並冇有。

“好,好!”司徒靈兒轉身就走。

她惱恨自己,為什麼還要來犯賤。

“你愛的就隻有你自己。”司徒靈兒走出幾步,迴轉身子,大聲衝陳揚說道:“陳揚,你是一個自私的人。我今天終於明白了。你守護我,是因為你覺得我還不錯,是一個精緻的玩具。你不肯跟我在一起,是因為你放不下你的追求。你有更高的追求,所以,你永遠不會和我在一起。你絕不可能因為我而放下你的前程未來。你救我,不過是富豪對乞丐的一種贈予,是誰都做得出來。隻有歐洋,他纔是將全部的東西給了我。但我傻,到現在纔看清楚這一點。今天你救我,縱使你有你的計策和智慧,但我也看清楚了我的價值和你的冷漠。更讓我看清楚了歐洋待我的真心。他可以不要尊嚴的下跪,但換做你陳揚,你永遠不可能為了一個女人去向人下跪。永遠永遠,因為你覺得你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女人在你眼裡,算得了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