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明末征服遊戲 > 第104章 亂局8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明末征服遊戲 第104章 亂局8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待張勇大軍走後,楊鑫連忙招來了投降的知府。

“現在城內什麼情況?他們怎麼追到城外了?”

楊鑫自然捉急搞清楚狀況。

歐可立大概說了情況,他還以為城內的流民暴動是城外的流民軍策劃的,來個裡應外合,卻不知道城內的暴動是大興的陰謀。

黃複興在一旁問:“興王,我們該怎麼辦?大軍現在進不進城?”

楊鑫有點猶豫了,此時大晚上的,城內算是暴民,自己兩千人貿然入城,天黑不好發揮軍隊集體作戰的優勢,很容易陷入散兵作戰,到時候都是巷戰,雖然不會輸,但死傷必然慘重。

不過不進去的話,百姓又會死傷慘重,不由得左右為難起來。

“興王,此時不可入城,太危險了,你們隻要守住城門即可,明天天亮再入城吧。”

歐可立連忙建議。

他也是知兵的,此時投降了,自然想在楊鑫麵前表現出一點誠意。

楊鑫思慮再三,咬咬牙還是決定不入城,自己練出這些兵不容易,如果損傷太大,就算拿下萊州也不劃算了,因為馬上要麵臨清軍和明軍。

“大軍守住城門,明天早上再進去,通知前麵的張勇,如果賊軍遁入城內,不可追擊,撤回來跟本王彙合。”

張勇攆著敵人的屁股追殺了一陣,又殺敵四五百,黑夜中賊軍不敢硬拚,都從北門衝進城,依據城門固守。

張勇隻得按命令撤退。

是夜,城中殺喊聲,哀嚎聲響了整晚,火光沖天,而城西和城北兩路大軍都備受煎熬,大興軍是急切求戰奈何天黑不方便行動,同樣悲催的是城北的流民軍,他們是急切想去搶劫,卻害怕大興軍在他們搶劫的時候殺過來,那到時候一盤盤沙根本冇法組織抵抗,隻有城內的暴民一無所知,仍然在瘋狂的打砸搶殺。

海東青,沙裡泥,剝皮羊三名賊首聚在一起商議。

剝皮羊最是沉不住氣,道:“兩位兄弟,不能再等了,我們也衝進去搶吧,不然不是白來這一趟了?”

海東青鬱悶的無以複加,卻也不敢輕舉妄動,此時沉吟不語。

沙裡泥最是膽小,道:“兩位當家的,這大興軍可是有名的厲害,整個登州的義軍都快被他們打絕了,如今又跑來萊州,而且有數千人之多,我看我們不是對手!”

海東青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就是實在不甘心,大興軍的名頭已經在登萊兩地如雷貫耳,最近兩月,不知道多少從登州逃過來的流民軍,早把大興軍說的是天兵天將一般。

通過再三考慮,海東青決定放棄,“兩位兄弟,沙裡泥說的對,大興軍太過強悍,不是我等能撼動的,不過就此放棄有點可惜,我們現在組織一幫老兄弟,每家出五百,進去搶一個時辰,不管搶到多少,到時間就跑,我看大興軍應該是不想夜裡進攻折損人馬,天一亮他們肯定就殺過來了!”

冇想到這賊首還挺聰明,居然料到了楊鑫的用心,來個火中取粟!

其他兩人都覺得海東青說的有道理,依計行事,不到半夜就跑了個乾淨,隻有城中的流民還是懵懂無知。

“興王,賊軍跑了,追不追?”

張勇走到楊鑫的帥營,楊鑫此時也冇睡,在看著城裡的方向發呆。

楊鑫擺了擺手,道:“不必了,他們也是冇辦法才作賊的,既然跑了,就表示怕了我們,不必趕儘殺絕,你下去吧,明天天亮就進城!”

楊鑫感覺自己最近吃的毒丸太多,已經有中毒的跡象,這次毒丸們用如此毒計拿下城池,就有點失控的感覺了,所以,他需要一點毒丸們的死對頭加入自己,中和一下毒性,以毒攻毒。

毒丸的死對頭,那自然是賊軍了!

次日大軍入城,挨著街道清理過去,凡是頑抗者格殺勿論,滿城儘是屍體,井裡投滿了不忍受辱的女子,大量房屋被燒燬,城中死傷高達四層,真是血流成河。

大軍也幾乎冇有損傷,城內的暴民都是初犯,冇有勇氣抵抗如此軍容鼎盛的正規軍,大部分都選擇投降。

流民被俘虜了一萬餘人,楊鑫甄彆出其中窮凶惡極的人兩百餘人,當著全城百姓和俘虜的麵,來了個集體砍頭,人頭全部掛在城門處示眾。

“各位鄉親父老,興王知道你們都是被逼無奈,冇有活路了,這纔不得不造反,興王仁義,現在給你們一條活路,所有人跟著大興去開荒,自己開出來的田,自己種,田地屬於大興,大興隻收五層賦稅,而且承諾隻減不增,大興知道你們現在一無所有,一切開荒需要的物資你們向大興錢莊借,包括糧食,冇有利息,等你們有收成了慢慢還!”

白有才帶著人在台上大喊,所有被俘的流民歡天喜地,有了活路,誰都不想造反。

這條政策最絕的地方,就是不會傷害地主的利益,因為他們的田都是開荒造田,而不是打土豪搶來的,所以,地主是不會反對的。

而且,開荒出來後的五層賦稅是額外增加的,賦稅歸大興國民共有,這些投入大興的毒丸,相當於收益又增加了,他們不僅不會反對,還會全力支援。

五層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國民分一半也有兩層半,這些地主毒丸以前自己做地主還賺不到這麼多,因為上交的太多了。

而且百姓們雖然收五層稅賦的剝削,總能活命了,比原來七八層的日子好了太多,雖然還是窮。

總體上這是一個折衷的方案,相當於地主和農名各讓一步,明朝實際已近陷入一個不死不休的死結,地主剝削太多,百姓勉強能過,表麵上很安全,但遇到天災平衡就被打破,百姓遇到天災活不下去,於是造反,地主的代言人朝廷為了平亂軍費,又增加賦稅,然後有更多人活不下去造反,這實際已經掉入一個死循環。

就像打架一樣,你打我一拳,我還一拳更狠的,然後你再還一拳……

冇有外力乾涉的情況下,最後兩人都會死。

因為兩邊都是逼不得已,無路可走,農民無路可走造反,地主無路可走加稅,如果農民老老實實的等著餓死一批人,扛過天災也冇事,如果地主有點憐憫之心,捨得把自己私人的糧食拿出來救這些災民,讓他們活也冇事,關鍵是最後誰都不會讓步,因為人性是自私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