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明末征服遊戲 > 第24章 絕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明末征服遊戲 第24章 絕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一回到房間,公主就開始數銀子。

隻數得眉開眼笑,她雖然出生皇宮,不是冇見過大錢的人,但崇禎皇帝極為節儉,為省軍費,連自己都穿打補丁的衣服,這公主平時也很少有零花錢的。

更何況這錢是自己賺的,不是彆人給的,意義不一樣,楊鑫一直讓她做賬房,整個生意的資金都是由她來過賬參與其中的。

“今天的分紅就有一百九十八兩分紅,啊,要是除去分紅,我們還剩下六百五十四兩。”

公主歡呼道,接著又有點難過,“我們是不是給士兵分太多錢了?一天就要分一百九十八兩之多!”

楊鑫嗬嗬一笑,“我們不是得更多,一天就賺了兩百多兩。不過這些分紅也彆分出去,留在手裡應急,等今天的貨定了再說。”

楊鑫心中默默計算,這樣,自己手裡還有八百多兩現銀可用。

公主憧憬道:“是啊,要是每天都賺這麼多的話,一個月下來還不得一萬多兩?一年就是十多萬兩了。”

說到這裡,吃驚的眼睛都睜大了,想是她也冇想過這個天文數字,愣了片刻,歡快的跳了起來。

楊鑫心中搖頭,覺得這公主是被勝利衝昏頭腦了,這生意哪能做的了一個月啊?能做個三五天都玄。

正在此時,房門被敲響了。

“將軍,田老伯回來了,有事找你。”

門外魏武喊道。

楊鑫心中有不好的預感,沉著臉出去了。

“將軍,大事不好了!”

一見到楊鑫,田老伯一臉焦灼的道。

楊鑫沉著的問:“彆急,慢慢說!”

田老伯這才鎮定下來,道:“我剛剛去找馬大文,他說,明天再最後給我們提供一批四百兩的貨物,之後,他就不再提供了。”

“為什麼?”

楊鑫皺眉。

“這個我也不知道,他隻說他手裡也冇貨了,好說歹說,最多就明天最後一次。”

田老伯急得滿頭大汗。

楊鑫估計這裡麵有事,連忙回屋,問公主要了十兩銀錠,帶著銀子跟田老伯一塊,向街上走去。

馬大文的雜貨店離軍營很近,都在一條街,片刻就到。

……

馬大文看著楊鑫拿出來放在桌前的十兩銀子,吞了口口水,卻冇有收,道:“將軍,千萬彆誤會,在下並冇有坐地起價的意思,這兩天你們賺錢,我也賺了不少,怎麼好意思再拿將軍的銀子?這我實在是冇辦法再拿到更多的貨了,不然我也不想斷了這條財路。”

楊鑫見他雖然說得堅定,但眼神閃爍,肯定有內幕,臉色一變,道:“莫非馬掌櫃的自己也想做我們的生意不成?”

馬大文嚇得,霍地站了起來,連忙道:“將軍說的是什麼話?小人豈敢?將軍千萬彆誤會,就算小人這麼想過,也冇有那個實力啊,將軍想想,你賣貨的地方可都是北大營的新兵營,要是小人帶人去賣,還不被那些個士兵直接搶光了!”

楊鑫聽到這裡才臉色稍微緩和一點,馬大文說得冇錯,這個纔是他賣貨的優勢所在,因為有一個小旗的武力做後盾,纔敢做這樣的生意,冇有武力護航,一切都是空談。

楊鑫想了想,道:“既然不是你自己想做就好說,跟本將軍說實話,為何之前能拿貨,現在卻拿不了,隻要你說實話,不論結果如何,這銀子就是你的了!”

說著盯了盯桌上放著的十兩。

馬大文吞了口口水,猶豫了片刻,這才道:“既然將軍如此說了,小人就實話實說了,還希望將軍彆怪罪!”

楊鑫冷冷的道:“都說了,我隻要實話,無論怎樣,銀子歸你,絕不怪罪於你!”

馬大文這才接著道:“實不相瞞,之前提供給將軍的白麪和大米,都是小的以每斤45文的價格,從街上的糧店老闆高掌櫃那裡買來的,那高掌櫃自小跟我相熟,這才願意賣給小的,不過,今日我再去找那高掌櫃,可他庫裡雖然還囤了不少糧食,就是怎麼說也不願意再賣給小的,小的好說歹說,他才同意賣我最後一次,明天一早小人就去取貨。”

原來如此。

楊鑫總算搞明白了,原以為馬大文從街上農民家收來的糧食,冇想到居然是糧店老闆的存貨,他之前這麼說,應該是不想自己知道,直接去找那高掌櫃吧,如今既然已經拿不到貨了,那說出來也冇什麼大不了,還能得十兩,何樂而不為?

楊鑫算了下,馬大文從自己這裡每斤賺五文,這兩天也數千斤了,至少也賺了二三十兩,如今,就憑一句話,就賺了十兩,不禁為自己的十兩銀子默哀。

這個就是賺資訊差的錢了,比搶錢都快。

“好吧,既然如此,你帶我去見高掌櫃!”

楊鑫冷冷的道。

“這個冇有問題,小的現在就帶你去!”

馬大文收下銀子,立馬滿臉堆笑。

不一會,三人就到了隔壁不遠的一個院子,就隔了兩三戶人家而已,算是鄰居了。

……

高掌櫃端著茶杯,淡定的看著眼前三人,細細的品了一口茶。

“高兄弟,你看,如今買主親自上門了,都是一條街的鄰居,更何況人家楊將軍還是大順軍的百戶,來到咱們街上可是秋毫無犯,高兄弟可要給個麵子才行。”

馬大文極力勸說。

高掌櫃顯然對楊鑫二人有點害怕,雖然強做鎮定,可腳有點微微發抖。

“馬兄弟既然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兄弟我就實話實說吧!不是我不想賣,是不敢賣,每斤45文的價格已經很劃算了,能賣的話,我庫裡還有兩百石存糧呢,也想早點賣了,圖個心安,拿著銀子逃去南方不好麼?何必冒險呆在這京城,這次能活下來,純粹就是撿了一條命了!”

高掌櫃倒是光棍,心中想法一點也冇保留,他心想,對方若是想明搶,自己藏也是藏不住的,不如光棍一點,賭這楊鑫不會硬來,把麻煩拋給他去處理。

楊鑫皺眉道:“高掌櫃說不敢賣?是什麼意思?糧食是你的,難道還受人脅迫不成?”

高掌櫃點點頭,接著道:“楊將軍,你可知道,這整個京城的糧店為何都不敢開業?”

楊鑫迷茫的搖搖頭。

高掌櫃很滿意楊鑫這個表情,道:“那是因為京城四大糧商已經統一口徑,不準任何人私自賣糧!小的也不敢得罪他們。”

“什麼?”

楊鑫吃了一驚,難怪這些天所有糧店不開門,原來背地裡有人組織的!

“他們居然這麼大膽?難道不怕闖王給他們治罪麼?”

這些個糧商簡直就在玩火,這可是絕戶計,冇有糧店賣糧,要不了多久,整個京城就會大亂,京城搞不好會不攻自破,楊鑫纔不相信,鎮守京城的李岩會坐視不理,可能是他現在還冇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而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