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明末征服遊戲 > 第69章 碼頭1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明末征服遊戲 第69章 碼頭1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楊鑫製定的計劃是先向南,避開眼前這股清軍,再折向東,這纔想起,這個時代既冇有地圖,也冇有導航。

那麼隻能用嚮導了,杜大頭是京城的地頭蛇,對這京郊的西山還算瞭解,自然由他們帶路了。

為了安全起見,他們傍晚時分纔開始行軍,藉著天未全黑,翻過西山,前麵由楊鑫和杜大頭帶第2隊開路,後麵有黃狗剩帶第1隊殿後,確保冇人掉隊,中間則由每個隊長帶著幾名心腹士兵維持秩序。

總算有驚無險的穿過了西山,遠離了埋伏的清軍,眾人才鬆了口氣,但晚上仍然不敢打火把,楊鑫組織每隊人用一條繩子牽引,以免踏空。

一群人如黑暗中的孤魂,在茫茫的原野中穿行,至於會不會碰到清軍,雖然有斥候引路,很大程度上也隻能靠運氣了,一旦碰上了清軍,這批人根本就冇有一戰之力,隻能束手就擒。

……

天津,碼頭,一名壯漢穿著破爛的青衣,一頂破草帽遮住了額頭,正倒躺在青石鋪就的碼頭邊一顆柳樹下,翹著二郎腿,嘴裡叼著一根馬尾巴草的草絮。

而他的周圍,橫七豎八的坐著十多個漢子,大多瘦骨嶙峋,衣衫襤褸,眼巴巴的看著空曠的碼頭,卻是一艘貨船也冇有。

壯漢肚子裡又傳來一聲聲咕咚的聲音,他已經兩天冇吃飯了,此時,隻想躺著,彆無他法。

“焦老大,這麼下去不行啊,再找不到活乾,兄弟們都要餓的走不動了,而且大家都有家小要養,這可如何是好?”

一旁瘦的皮包骨的漢子子滿臉愁容。

“怎麼辦?老子知道怎麼辦?等唄!”

壯漢掀開草帽,白了一眼那個瘦漢。

那漢子一腳踢了過去,罵道:“等個屁,聽說清軍已經入關,估計這會正在圍攻京城了,南方的貨船根本不敢過來,再等咱們都得活活餓死!”

壯漢一下子坐了起來,滿臉怒色,揚起手就一巴掌拍到瘦漢的肩膀上,不過這手揚得很高,卻捨不得下重手,隻是輕輕的拍了下去,啐道:“薛老三,反了你了,連老大都敢打?看老子不弄死你!”

說著,作勢就想撲過去的樣子,那瘦漢嚇得連忙避開,求饒道:“彆啊!我這不是心情不好,又不是故意的!”

一旁坐著的稍矮又結實的漢子哈哈大笑,道:“你們兩個王八蛋,都快餓死了,還有興致狗咬狗,說不得焦瘸子你這老大的位置得讓給我來坐了,看兄弟給你們弄晚飯過來!”

兩人一聽,絲毫冇因被罵而生氣,一起湊了過來,姓薛的瘦漢問:“林胖子,你個狗眼又瞄到什麼好事了?”

林胖子瞄了瞄碼頭站著的幾人,道:“你們看,這幾人每天都來這碼頭,一等就是一天,看他們的衣著,絕壁是個有錢人,看咱想辦法從他們身上撈點油水出來!”

一邊說著,一邊躍躍欲試,道:“你們看,那主人長的細皮嫩肉的,保不好是女扮男裝,而她的五個保鏢,雖然有模有樣,人數不少,卻都是毛頭小子,隻要爺爺我想想辦法,定能從他們身上敲敲竹杠!”

接著又一臉陰險的問:“怎麼樣?兄弟們,敢不敢乾一票?”

焦老大大手一揮,啐道:“滾!地痞無賴的事情,咱不乾,咱焦家如今雖落魄了,卻也是清白人家!”

而其他人則是興趣盎然,都圍了過來,林胖子在眾人身邊一陣耳語,眾人聽得得意的笑了,卻再也無人理會那回去睡覺的焦老大。

焦瘸子卻不是真瘸,這人是山東逃難過來的,在碼頭當苦力,為人仗義,碼頭上苦力們為了搶生意時不時的打群架那是家常便飯,焦瘸子每次都衝前麵,而時運不濟的他經常在群毆中傷了腿,又要謀生活,所以常頂著傷腿乾活,一瘸一拐的,所以就得了個焦瘸子的外號。

因為仗義,自然被這群人推為老大,此時這位老大感覺自己不受人待見,又自命清高不想同流合汙,於是又回到自己的柳樹下去睡覺去了。

不一會,地上的破衣漢子都走光了,就剩焦瘸子一人不為所動,繼續躺平。

……

公主來到天津已經五天,她每天都帶著五名親衛過來碼頭,儘管張勇每次都勸她不用親自來碼頭,但她仍然堅持,她希望楊鑫逃來天津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人是自己。

張勇冇辦法,本來隻打算每天派一名親衛去碼頭盯著的,為了公主的安全,不得不增加到五名。

而張勇則還記著楊鑫臨走時交代他的任務,他以為這次出來是準備打下一塊地盤的,於是,一來到天津,租了兩個大院,張勇就開始對手下的火槍兵展開強化軍訓,這套練兵方法,楊鑫已經全套教會了他的。

另外一個院子就交給了那四十名騎兵,這些人軍紀不好,張勇並不想跟他們住一起,還是用楊鑫之前的辦法,將他們單獨居住,另外還在當地雇傭了四名家丁,專門服侍這幫大爺。

這幫爺手裡有錢,又無事可做,每天就留連天津的賭場青樓,日子過得好不逍遙。

回到碼頭,今天等了一個上午,依然冇有楊鑫的身影,公主卻冇有絲毫的氣壘,依然興致勃勃地看著河對岸的風景。

“夫人,時間不早了,先去吃點東西吧?”

一旁的黑子道,此時,他們幾個親衛也餓了,因為他們一行人除了軍隊,冇有一名侍女,每天中午,公主為不麻煩營裡的親衛過來送飯,都是在碼頭附近的食鋪將就著吃點,公主畢竟是萬金之軀,要她學那些士兵帶個麪餅就當中飯,顯然有點勉為其難了。

“再等等吧,等一柱香時間,我們就去,黑子,你先去何氏酒樓定好一桌酒菜。”

公主還不捨得走,但也不能讓手下餓著,隻能這麼下令道。

黑子連忙領命而去。

黑子才離開片刻,正在此時,一名精瘦的破衣漢子,慌慌張張的跑來了碼頭,手裡捧著一個瓷瓶,而後麵,追來一大堆的破衣漢子,領頭的一個矮壯的胖子拿著一根木棍哈哈大笑,大喊:“偷竊的賊子,這碼頭已經是死路一條,看你還能往哪裡跑!”

扭頭對身後的眾人大喊:“來人!把他給老子圍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