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遊戲 > 明末征服遊戲 > 第76章 閉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明末征服遊戲 第76章 閉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這日清晨,楊鑫聚集全部人馬在碼頭,河上早已經準備好了數十大小船隻,都是從附近的漁民船主等租賃而來的。

他們現在有自己的水軍,第四小旗的水軍雖然是新成立,但負責指揮操縱船隻並冇有問題。

從天津南下最便利的交通方式莫過於乘船沿運河南下,這個他們早做好準備,此時撤離起來,纔不至於慌亂。

經過幾天的水路,楊家軍抵達東昌府。

東昌府碼頭,微風拂柳,行人稀稀落落,一支船隊浩浩蕩蕩的開來,船頭掛著一個個大大的“楊”字。

碼頭上眾人觀望,見到船頭大量軍容整齊的士兵,頓時驚慌失措,奔走呼號,作鳥獸散。

楊鑫皺眉,初到山東,完全不知形勢如何,為何百姓見了自己如此害怕?

當楊家軍全部下岸之後,情況更為誇張,不遠處的東昌府城已經全城戒嚴,城門緊閉,楊鑫想要入城購買些補給,並打聽點訊息,隻能硬著頭皮帶隊伍來到城門口。

“來人止步!否則我們就放箭了!”

一群衙役帶著百姓,正守在城頭,領頭的一人大喊。

楊鑫給白有才使了一個眼神。

白有才上前喊道:“這位大人,我們隻想進城購些補給,並無惡意,煩請大人打開城門,放我等進去。”

城頭上的衙役又大聲問:“你們是什麼人?從哪裡來的?”

這個問題有點尷尬,白有才自己都說不清如今的楊家軍算什麼,隻得把眼神轉向了楊鑫。

楊鑫隻得接過話題,大聲道:“在下楊鑫,從京城過來。”

城頭的衙役一愣,又問:“京城現在如何了?你們是大順軍還是清軍?”

楊鑫感慨,自己原本想從東昌府打探點訊息,貌似這人更想從自己嘴裡打探訊息。

此時隻能老實答道:“京城已經淪陷,滿清大軍正在南下,我們既不是大順軍也不是清軍,路過此地,隻想購些補給,大人切勿誤會。”

衙役心中大驚,原來傳聞不虛,滿清果然要南下,一會回去得報告給知府大人,眼前這幫人軍容整齊,不像是大順的潰軍,更不可能是清軍了,清軍如日中天,完全冇必要隱瞞自己的身份。

如今亂世,盜賊橫行,也有不少富人地主團練鄉兵,這幫人不是詐城的山賊,便是京城逃過來的鄉兵了。

此時他也拿捏不定,賊軍多狡詐,自然是不敢相信的,不過東昌府如今冇有軍隊,守城的隻有官府的衙役和組織的民團,也不想得罪這些人。

於是道:“這位將軍,如今局勢混亂,在下職責所在,不敢輕易放人入城,還請見諒,將軍遠道而來,路途辛苦,東昌府願意拿出一些糧食酒水以慰勞,還請將軍稍等,在下這就派人從城頭吊下來送給將軍。”

楊鑫哭笑不得,這些人怕是把自己當山賊了,也不知道自己哪點像?

不過如今也解釋不清了,隻得擺擺手,道:“這就不必了,我楊家軍還不缺這點糧食,不過本將軍有一問,不知如今的東昌府到底屬於大順,還是大明?”

楊鑫想補充的補給主要是兵器火槍火藥之類,糧食他們帶的完全足夠,自己來山東是想長期發展的,可不想把名聲弄壞。

衙役心中驚訝,白送的都不要,莫非真是賊軍,是奔著府城來的?

不過楊鑫的問題他自己也回不上來,如今,大順軍早已經撤離山東,大清還遠,大明則毫無訊息,這山東現在是三不管地帶,各個城池都是迷糊的,而這一切,楊鑫是不知道的。

“回將軍,這等大事小的做不了主,我們一切都聽從知府大人,這個問題恕小的無法回答。”

衙役如此作答,令楊鑫大跌眼鏡,這個問題對他很重要,如果大明接管了大順軍不要的山東,那麼自己就可以聯絡到南明朝廷,公主的身份就可以曝光了。

“那可否請東昌知府上城頭一見?”

楊鑫必須想法問清楚。

衙役擺了擺手,道:“不必了,我們知府大人近日偶染風寒,不便見客,將軍還是拿了我們的禮物離開吧!”

真實的情況是,東昌知府聽說有賊軍要入城,嚇得脫下官服躲回了家,這衙役頭子無奈之下才帶了一百多名手下,帶著些百姓上城頭,整個府城如今基本算一座空城,楊鑫如果想硬來,就他這點人都很有可能打下這座城。

東昌府原也不會如此空虛,最近聊城出現大量亂民,東昌守備營的一千左右守軍去鎮壓了,所以這衙役心中捉急,隻是想楊鑫早早離去,可他偏偏問個不停。

楊鑫無奈,隻得率軍離去,繞過東昌府,一路向東,直奔濟南。

隊伍行進的速度並不快,楊鑫命令張勇抽調了十多名老兵對第四旗的水軍在行軍途中進行簡單的隊列訓練,邊行軍邊訓練,一刻鐘也不能浪費。

幾日後,到達濟南西郊,這回楊鑫學聰明瞭,大隊由張勇率領,原地紮營,自己帶了公主,杜大頭,焦瘸子三兄弟,白有纔等人一行二十多人入城,以免動靜太大,引發城裡的緊張情緒。

“焦學文,你是山東本地人,不知道家鄉何處啊?家裡是做什麼的?”

路上,楊鑫這纔想起這個事,順口問。

“回將軍,小的老家德州,家父原是登州的稅吏,為人正直,在官場多有得罪人,後因登州海盜做亂,無法收齊海稅,被登州知府治罪下獄,關押了數月,小的母親散儘家財疏通關係這才被放了出來,自此家道中落,小的在登州無以謀生才帶著父母遠走天津。”

焦瘸子老實的答道。

楊鑫從他的性格,也大概知道他老爹的德行,於是嗬嗬笑道:“這世道官場如墨,遍地貪官汙吏,依你焦家如此正直的作風,得罪人被治罪怕隻是早晚的事情。”

“是啊……”

焦瘸子歎息道:“不過將軍軍中卻冇有此等問題,就是這編製設置有點奇怪。”

楊鑫也不懂這個時代的軍隊編製,隻是照抄了北大營的模式而已,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提出這個問題,於是虛心求教,問:“這有何問題?”

焦瘸子頓時來了勁,道:“在大明軍製中,小旗隻有十人,總旗管五十人,一個百戶管兩個總旗,十個小旗總共是112人,而將軍一個小旗卻管百人,還是百戶,總旗更是管理四個百戶,相當於明軍的千戶級彆了。”

楊鑫頓感尷尬,自己是穿越客不懂這些,手下都是流民,全是社會最底層的,更加不懂,焦瘸子這個稅吏之子,已經成為軍中這時代最有見識的人了。

當然,公主高高在上,自然是不懂軍務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