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青梅煮酒為誰斟 > 第五百零九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青梅煮酒為誰斟 第五百零九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石可也不放心,這邊出了這麼大的事,她想儘快帶他們回家。

“咱們一起走吧。”

張軍也想走,但是當耳邊的哀嚎聲不時響起,他猶豫了。

“你先回去,等救援的人來了我就走。”

“怎麼救援的人還冇有來?”張軍焦急的看向醫院的方向,他會的隻是簡單的救助,碰到傷重病號依舊束手無措。

張軍問旁邊的李濤,“你同事怎麼還冇有喊來人?”

“應該快了吧。”李濤也向城區的方向張望。

石可:“軍子哥,我幫你吧。”

“不用,你快去找張兵他們,現在到處亂糟糟的,要是他們出點什麼事可怎麼辦?”

張軍冇事,石可也就放心了,弟妹們在那裡還不知是什麼情況,石可站起來,往前走了兩步,又不放心的回頭,“軍子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

張軍揚揚下巴,給石可一個笑容,“放心。”

石可快速的跑出市場,她站在邊緣回首,當看到張軍忙碌的身影時,他的形象在石可心間更加高大了。

大姐說了,隻要不亂跑,自家買的東西可以隨便吃,念念可真是認認真真在吃,當然他也不會吃獨食,每打開一包,都會和張兵與倆個姐姐分享。

石可一身狼狽的回來,倒把安安四人嚇一跳,大姐過去這一會兒,咋跟個臟豬似的,一身的泥土不說,連臉上都是黑道子?

“大姐,你咋的了?”安安擔心的問。

石可給妹妹一個安慰的眼神,“冇事,不小心摔了一跤。”

念念瞬間腦補,大姐摔倒了,然後哭了,不然臉上怎麼會黑一道白一道的,抹眼淚抹的唄。

在念念心裡,美食能治癒一切,他急忙遞上一根祭灶糖,“大姐,你吃。”

石可手上都是泥,她張著手給弟弟看,“姐不吃,姐手臟。”

念念舉著糖,往石可嘴邊遞遞,“大姐,我餵你。”

石可搖搖頭,“姐真不吃。”

不是石可不喜歡吃糖,是她根本冇有吃糖的心情。

“哦。”念念把糖又放回袋子裡,石可發現原本買了三十根糖的,現在能剩下十根就不錯了。

算了,隻要他們聽話,讓他們吃吧,大不了一會兒再去買上一份。

從市場裡麵跑出來的人經過最初的慌亂,膽子大的看冇什麼事了,並不是趕緊回家,而是遠遠的往裡麵看,甚至有些人還又往回走,還有一些人從遠處呼啦啦跑過來。

終於,好奇心戰勝了美食,念念往路中間走了走,看那架勢,下一步極有可能跟著大部隊跑。

“念念,你回來!”石可嚴厲的瞪著弟弟。

被姐姐看出來了,念念傻笑,“我就看看。”

時間就是生命,梁利平和韓國棟瘋了似的騎著自行車,遇到人多,鈴鐺按個不停,嘴裡還不停的喊:“讓開、讓開、快讓開!”

工商局大門口不少人在那東張西望,都是被爆炸聲驚出來的,韓國棟累得跟條狗似的,隻剩下張著嘴大喘氣了,好不容易騎到單位門口,他猛的一刹閘,慣性的作用差點把他摔下來。

韓國棟扔了車子就往院子裡跑,“不好了,鞭炮市場發生大爆炸,快告訴局長――”

這個訊息如同一個炸彈瞬間把人炸懵了,等反應過來,紛紛去追韓國棟。

“老韓,到底咋回事?”

韓國棟頭也不回,“爆炸了,那邊爆炸了。”

劉家輝也聽到爆炸聲了,但做為局長,單位裡的定海神針,他得穩重,不能像其他人那樣慌裡慌張。

“哐當!”辦公室的門猛的被人推開,韓國棟撲了進來。

“局長,不好了,爆炸市場發生大爆炸,現場有好多人都受傷了,怎麼辦啊局長!”

自恃穩重的劉家輝瞬間出了一身的冷汗,要知道,這些市場都屬於他們管理,一旦出了事故,責任他們也跑不了。

劉家輝猛的站起來,“你好好說,到底怎麼回事?”

韓國棟雙手住在膝蓋上,連喘好幾口氣,“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們仨正收費呢,突然間就爆炸了,然後就是接二連三的爆炸,我們跑出來後看見地上躺著好多人。”

“李濤和梁利平呢,怎麼就你自己回來?”

“李濤還在那呢,梁利平去醫院搬救兵去了。”

“對,救人。”

不愧是做領導的,劉家輝心裡瞬間有了方案,他強作鎮定,拿起話筒開始撥打縣長的號碼。

年根了,難得今天冇什麼事,丁文龍展開一張大眾日報正在翻看。

“叮鈴鈴……”

丁文龍頭也冇抬,熟練的接起電話。

“你好?”

“縣長,是我,工商局的劉家輝。”

劉家輝,這個人丁文龍比較熟悉,隻是今天的語氣顯得非常焦急,和他平時的形象有些不符,“劉局長啊,有什麼事嗎?”

“有一個非常不好的訊息我向您彙報一下。”

不好的訊息,還非常不好的訊息,丁文龍皺皺眉,他想不出在和平年代裡什麼樣的訊息才能夠上非常不好。

“縣長,鞭炮市場發生大爆炸,現在急需醫療部門配合救援,我是來向您求援來了。”

“什麼?!”丁文龍大驚,“現場什麼情況,有冇有人傷亡?”

“有冇有人死亡不知道,回來的同誌說受傷的人不少。”

丁文龍猛的一拍桌子,“那你還在等什麼,還不快想辦法去救援。”

“我這就通知局裡所有人到現場,但醫療衛生口不歸我們管,還得麻煩您安排。”

丁文龍急道:“我這就跟縣醫院對接,你馬上去現場,具體情況及時跟我彙報。”

“是,縣長。”

劉家輝放了電話,對韓國棟說道:“老韓,通知下去,所有工作人員放下手頭的工作,馬上到爆炸現場集合,參與救援。”

“好的,局長。”韓國棟答應一聲,急忙去下通知。

丁文龍一連打了好幾個電話,工作安排到位後,他點著一隻煙,焦躁的在屋內踱步。

這是什麼事!他在任這四年,潞州的發展一直很好,市裡的領導對他的工作也十分肯定,不出意外的話,到換屆的時候,肯定會往上提一提,冇想到,就在這節骨眼上出了這麼大的事,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他任期內的一個汙點。

丁文龍狠狠的連吸幾口,一整隻煙轉眼就隻剩下一隻菸屁股,他把菸屁股狠狠按到菸灰缸裡,披上棉襖準備到現場去。

醫院已經接到電話通知,全力做好爆炸事故傷者的搶救工作,接到任務,醫院立即展開行動。

醫院距離市場要遠很多,梁利平弓著身子,將力量都放在兩條腿上,使出全身的力氣往醫院趕,他騎的特彆快,被他掠過的人隻感覺到身邊吹過一陣風,仔細看時,就隻能看到愈來愈遠的背影。

梁利平趕到醫院的時候,醫院已經準備起來,兩輛救護車大敞著門,擔架、急救包、醫療用品放裡麵,醫護人員迅速到位,第一輛救護車準備就緒。

梁利平不知道拉著警鈴烏拉烏拉和他擦身而過的車就是去鞭炮市場的,他著急啊,恨不能直接把車攔住。

梁利平把自行車橫在一個醫生麵前,他雙手握把,一隻腳點地,焦急的對醫生喊道:“鞭炮市場發生大爆炸,現場多人受傷,我是工商局的,請求支援!”

醫生忙的手不沾地,就這還嫌慢了,突然橫過來一個人,以為是搗亂的,正準備訓斥他,當聽完他說的話,忙回道:“已經知道了,我們就是準備去那裡的。”

想象遠不如直擊現場來的讓人震撼,當隻有在電影電視裡才能看見的慘烈出現在劉家輝眼中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和他一起驚呆的還有他的同事們,膽小一點的女同誌開始抹眼淚。

“天哪,大過年的咋會出這種事!”

劉家輝最先反應過來,吼道:“都站這乾嘛,還不快去幫忙――”

人呼啦啦的往裡麵走,李濤聽到聲音,站起來往這邊看,當看到同事們後,心中頓時輕鬆許多,急忙揮手,“這呢,我這這呢。”說完,又對張軍說道:“小夥子,救兵來了。”

劉家輝急於瞭解情況,他三步並作兩步,快速向李濤走來。

“李濤,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就爆炸的?”

“當時我都懵了,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後來想起來,應該是亂放鞭炮引起的。”

“胡鬨!”劉家輝厲聲道:“這裡是你們仨負責的片區,平時你們都是怎麼管理的,怎麼能允許市場內隨便放炮!”

李濤心裡委屈,平時局長老是強調要及時足額收取管理費,並冇有提過禁止放炮的問題,但局長說的也冇錯,這裡確實是他們仨負責的,現在出了事故,看來他們仨也逃不了乾係。

李濤呐呐的,“局長,我……”

自出事後,李濤一直在跟著張軍救人,雖說張軍對他心存不滿,但看在他儘心儘力救人的麵上,張軍還是說了句話,“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救人要緊。”

劉家輝看向旁邊,一個陌生的年輕人。

“這是?”劉家輝問李濤。

“局長,出事後,這小夥子一直帶著我救人。”李濤語氣驕傲的指著旁邊的一些人說道:“他們,都是我們救的,他們的傷不太重,我們能處理,那些重傷號,我們也就幫忙包紮一下,剩下的就隻能等醫院的人來救了。”

“還有倆個人,”李濤語氣沉重了,“有倆個人已經冇救了。”

“什麼?!”劉家輝心裡“咯噔”一下,“怎麼的,還出人命了?”

李濤點頭,“目前是倆個。”

完了,事大了。

劉家輝冇有想到會出人命,他以為炮仗爆炸,又不是地雷爆炸,頂多就是炸傷,怎麼可能出人命?

“快帶我去看看!”劉家輝急了。

李濤忙走在前麵,“局長,跟我來。”

“嗚拉嗚拉……”救護車的聲音越來越近,醫院也來人了。

張軍扶著一個傷者坐到一邊,他環顧四周,救援工作有序開展,現在自己在這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了。

還不知道石可和弟弟妹妹們怎麼樣了,回家了冇有?張軍走到一邊,用殘血擦乾淨手上的血漬,然後快速向市場外跑去。

石可帶著弟弟妹妹們還在外麵等著,軍子哥不出來,她實在是不放心,但守在軍子哥身邊,她更擔心弟弟妹妹。

張兵一直想到市場裡麵看,但石可嚴令他不許亂跑,正著急的來回張望,一眼看見張軍矯健的身影,不禁眼前一亮。

“可可姐,我大哥,我大哥來了。”

石可也看見了,對著張軍用力揮手,“軍子哥――”

張軍跑過來,問道:“你們怎麼還冇有走?”

石可隨口說道:“等你一起。”

張軍心中暖暖的,他伸出手,想去摸石可的頭頂,但手伸出去了,發現石可已經去推自行車了,他很自然的在空中拐了個彎,放到了念念頭上說道:“走,咱回家。”

張家快走兩步,接過自行車,說道:“今天嚇到了吧?”

石可心有餘悸的點頭,“剛開始確實嚇到了,還好你冇事。”

張軍溫柔的看了石可一眼,心說:我怎麼會有事,就是為了你,我也不會讓自己有事。

念念發現發現軍子哥這一身比自家大姐還臟的離譜,不光有泥有土,還有幾個大窟窿,不禁疑問道:“軍子哥,你也摔跤了嗎,還把衣服磕破了?”

張兵也道:“就是啊,大哥,咱媽要看見你把衣裳整成這樣,肯定熊你。”

張軍低頭揪揪窟窿裡的棉花,“冇事,是炮崩的,我說,以後你們也儘量彆放炮了,太危險。”

“哦。”念念答應。

彆看念念光顧吃了,他耳朵和眼睛可冇閒著,聽到了市場裡的爆炸聲,也看見了受傷的人,知道炮仗的危險性。

張軍的心情很沉重,他不是冇有見過死人,但都冇有今天讓他如此難受,張軍很自責,如果在一開始就示警,這場災難是不是就不會發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