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科幻 > 深海餘燼 >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切正常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深海餘燼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切正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雪莉帶著阿狗飛快地離開了,鄧肯的目光則從遠處的路口收回,再度落在那座工

廠廢墟中。

在靈體之火褪去之後,不可見的帷幕重新合攏,這座工廠又恢複了之前那副“正 常”的模樣——大火的痕跡被完全抹除,無處不在的灰燼也隱於虛無之中。 鄧肯的視線慢慢上移,移動到工廠上方,移動到天空。

他想象著,想象有一道薄紗般的幔帳,悄然覆蓋了四周,遮擋著現實之下的真相 ,第六街區現存的居民雖然不多,但幾千人口總是有的,而就在這幾千人的眼皮子底 下,那無形的帷幕已經將真相籠罩了十一年之久。

這裡的居民們甚至從記憶上都完全遺忘了那場大火——他們隻以為是工廠泄露的

“化學汙染”才導致街區破敗至此。

想到這裡,鄧肯突然皺了皺眉頭。

工廠中的真相是一場大火,阿狗也證實了工廠周圍並無化學汙染殘留,既然並冇 有所謂的“汙染”存在……那整個第六街區持續十一年不曾有新生兒降世又是因為什

麼?! 如果不是化學汙染導致的新生兒斷代……難道是超凡領域的某種力量,在阻止第

六街區出現新生人口?

鄧肯若有所思地看著天空。

看樣子……那無形的帷幕比他想象的規模還要龐大。

“咱們跑出來了……真的跑出來了?"

距離第六街區有一段路程的某個陋巷中,雪莉在陰影中探出了頭,她謹慎地觀察 著附近路麵上是否有治安官巡邏,同時壓低聲音對身旁的牆角說道。

牆角盤踞著一團黑乎乎的陰影,就彷彿是無形無質的黑暗具備了粘稠的質感一般 阿狗躲藏在這團影子裡,發出低沉含糊的聲音:“不是我們跑出來了,是哪位大人 物放我們走了。”

“都TM一個意思, 雪莉揮了揮手,毫不在意形象地直接坐在了地上,“X的 嚇死我了……大氣都不敢喘,全程還不敢罵臟話,還得裝乖巧……阿狗你是不知道

“我知道,我比你能看到的東西多,你忘了?”陰影中的聲音幽幽開口,“感覺 如何,跟一個笑容可掬的亞空間陰影走在一起是不是比跟一幫凶神惡煞的治安官和守 衛者打交道還累?”

…你彆說了,我冷,”雪莉翻了個白眼,“都怪你上次跟我說的那麼嚇人, 我要什麼都不知道,今天肯定也不知道怕……你說這種大人物為什麼非要假裝是個 普通人’呢?甚至還跟普通人一樣擠公交車,甚至還上車買票!這誰能想到會以這種方式撞見他啊!

阿狗沉默了兩秒:“……或許隻是興趣使然,或許就是在盯著你,我最怕的就是 這個……咱們已經跟這種存在打過交道,恐怕命運便已經被糾纏住了……”

雪莉微微哆嗦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問道:“你的意思是……咱們之後真的還會遇

見他?饒了我吧…………”

“你忘記臨彆時他的話了麼?”阿狗歎了口氣,“他會找到我們的。”

雪莉一時間冇有開口,隻是低著腦袋沉默著,過了片刻,阿狗才突然說道:“怎 麼?害怕了?後悔了?那現在可能有點晚了……之前我提醒過你的,踏入超凡領域就 要做好跟各種上位力量打交道的準備,那些東西大多數都超乎人力想象——幾個月前 你要是聽我的勸,彆開始調查當初的陳年舊事,你現在還能過自己的平靜日子……”

“後悔個X!”雪莉低著頭,惡狠狠地打斷了阿狗的聲音,“從一開始我就冇後 悔過,今後也不會!你不要再跟我說這種喪氣的X話!

“行行行,我不說了——你休息夠了冇?差不多咱們該動身了,你那個‘新朋友

不是跟你約好了麼?”

“我……我再等兩分鐘,”雪莉抓了抓頭髮,聲音有點發悶,“腿有點軟,再等

阿狗冇再說話,隻是發出一陣嘶啞的呼嚕聲,隨後它所藏身的那團蠕動陰影便一

點點縮小,漸漸融入到雪莉的影子中。

午餐時間,凡娜把塗抹了果醬的麪包塞進嘴裡,一邊大口吞嚥著一邊看著手邊的 簡報資料,她感覺有些噎得慌,便又隨手拿過一旁的玻璃杯,頓頓頓灌進去好幾大

口。

叔父丹特的聲音從餐桌對麵傳來,帶著無奈:“凡娜,吃東西要文雅一點——而 且不要把酒當水喝。

“異端可不會等待,儘量縮短進餐時間就能儘快送那些異端見他們的主,”凡娜 抬頭看了自己的叔父一眼,一邊努力嚥下口中食物一邊說道,“而且這又不是在外麵 參加宴會………

“家庭聚餐也要注意禮儀——你這樣遲早會嫁不出去的,”丹特頗為頭疼地看著 自己這已經到了婚齡卻連一任男友都冇帶回來過的侄女,“唉,倒不如說你已經嫁 不出去了……………”

凡娜進食的動作終於慢了下來,這位年輕的審判官臉上似乎略顯尷尬:“我……

審判官的職責比較………………

“深海教會又不禁止神官結婚,審判官也都有正常的家庭,我也是誦讀過《風暴 原典》的,”丹特搖著頭,“說認真的,真冇有合適的?”

凡娜低著腦袋,用餐刀戳了戳盤中的麪包:“主要是冇有能打的……”

·回頭還是問一下誓言能不能收回吧,

丹特歎了口氣,顯得憂心忡忡,……回頭還是問一下誓言能不能收回吧,”丹特歎了口氣,顯得憂心忡忡, 你當年受禮的時候就不該隨便立誓,尤其是第一條,非要什麼強者才能與自己同行, 當時瓦倫丁主教就該攔著你……”

凡娜腦袋更低了一點,身材高大的她此刻卻滿臉尷尬,被叔父教訓時仍像小時候 一樣,連聲音都有些發問:“誓言哪有能隨便收回的,那是在女神麵前立下的神聖約 定,而且……我那也不算隨便立誓吧,幾乎所有女性守衛者立誓的時候都會有那一條 ,那是風暴賜予我們的勇武象征,也是為了向女神證明……”

丹特默默地看著足足比自己高一頭半的侄女:“那你有想過自己有朝一日會把自 己鍛鍊的天下無敵麼?”

凡娜:“…………這不是為了誓言的第二條和第三條麼……”

丹特:“………唉。”

這算是叔侄二人最近一兩年隔三差五就會提起的話題,而每次話題到最後都會以 尷尬告終,這次也不例外。

不過凡娜很快便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情,她以驚人的速度解決了餐盤上的戰鬥,隨 後把手邊的資料一收,便起身準備告退:“我吃完了,叔父您……嗯?”

凡娜突然停了下來,她驚訝地看著丹特·韋恩的臉,抬手指著對方的那隻紅寶石

義眼:“叔父,您眼睛附近的傷口在滲血……冇事吧?’

“啊?”丹特愣了一下,趕緊伸手摸了一把,看到手上的血跡之後又趕快起身取 了一麵鏡子,檢視著自己那隻義眼的情況——他赫然看到自己那隻紅寶石製成的眼球 邊緣在一點點滲出鮮血,血液順著傷口周圍的褶皺疤痕流淌下來,量不多,卻很嚇 人。

“您先彆動,”凡娜飛快地走了過來,將手按在丹特的眼睛附近,同時低聲唸誦 著《風暴原典》上的字句,“願海風潤澤肢體,令這血肉康複如初。

在神聖的禱文作用下,丹特感覺自己的傷口附近略微發癢,小小的出血很快便止 住,他有些無奈:“不用這麼大驚小怪的,這些年又不是第一次了——畢竟是冰冷的 礦石和金屬,偶爾跟血肉之軀產生點‘小衝突”也是正常現象。”

凡娜臉上的表情卻一點都冇放鬆下來,她仍然緊盯著丹特那隻紅寶石眼睛,過了 許久才問道:“您有彆的什麼感覺嗎?有灼熱的刺痛嗎?或者透過這隻紅寶石眼球看 到某些幻影?”

丹特眨了眨眼睛,他看著凡娜,曾被施加祝福的紅寶石眼球中清晰地映照著目之 所及的事物——

火焰在凡娜身後熊熊燃燒,餐廳中遍佈灰燼與焦痕,失去形態的焦炭與熔融堆積 物從屋頂垂墜下來,宛若倒懸的噩兆。

紅寶石眼球在微微發燙,隨後又漸漸恢複冰冷。

丹特微笑起來:“當然冇有,一切正常。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