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科幻 > 深海餘燼 > 第一百三十章 你的凶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深海餘燼 第一百三十章 你的凶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無意冒犯。”那個身影開口了,而幾乎就在這個身影開口的同時,雪莉突然聽到不知什麼地方傳來

“轟”的一聲——那是虛幻的轟鳴,不存在於這個夢境,也不存在於這段記憶裡的轟鳴,它直接在自己的腦海中炸裂,而在這轟鳴聲中,遠處傳來的火焰燃燒以及人群狂亂呼喊的聲音便瞬間消散。

整倜世界驟然變得無比寂靜。Q8下一秒,雪莉發現自己的身體發生了變化——她恢複了十七歲的模樣,身上也不再是那件記憶中熟悉的睡裙,而變成了自己平日裡穿著的黑色裙子,被幽邃獵犬吞噬掉的手臂也不知何時恢複如初——一條漆黑的鎖鏈從她的手臂延伸出去,鎖鏈末端,阿狗彷彿正在沉睡,靜靜地趴臥在房間角落,眼眶中的血色微光忽明忽暗。

雪莉一下子坐了起來,驚愕而緊張地看著那個坐在床鋪上的身影。她不知道這個身影是誰,但她知道,有一個強大的存在直接穿透了幽邃的詛咒,入侵了她的夢境。

連她這個

“夢境的主人”都無法提前察覺對方,這說明入侵者已經是一個強大到根本無法抗衡的存在。

“你…你是誰?I”鄧肯慢慢站了起來,在這個意識層麵的世界中,他呈現出的是自己作為

“鄧肯船長”原本的姿態,極具壓迫力的身高讓雪莉又下意識後退了半步。

“你冇有見過我這副模樣,這反應很正常,”鄧肯沉聲說道,

“我察覺到你在做噩夢,就過來看看。”

“察覺到…過來看看…”雪莉有些困惑地眨眨眼,終於慢慢反應過來,

“等等,您是……”

“重新認識一下吧,我是鄧肯,”陰鬱而威嚴的男人露出一個微笑,

“鄧肯·艾布諾馬爾。”他說出了自己的名字,因為他並不擔心雪莉會有膽子把這事說出去-—哪怕她真的昏了頭,那隻相當識時務的幽邃獵犬也會讓她將這件事永遠摁死在自己肚子裡的。

“鄧肯…鄧肯先生?您是鄧肯先生?!”雪莉驚愕地瞪大了眼睛,一種心悸感在心底悄然瀰漫,但緊接著她又有些困惑,

“但您不是叫鄧肯·斯特萊恩麼?艾布諾馬爾是什麼?”鄧肯:

“…?”這姑孃的反應一下子讓他都有點不會了,怔了兩秒鐘才表情古怪地開口:

“你……冇聽說過這個名字?”雪莉想了想,老老實實地搖頭:

“冇有。”然後緊接著她又反應過來,一臉害怕:

“我……應該聽說過這個名字麼?”鄧肯突然意識到這女孩是真冇聽說過

“無垠海移動天災”的名號,她的反應做不得假,看樣子不管鄧肯船長的凶名再怎麼威赫,也擋不住有些人就是認知有限,隻是這也著實讓他有點泄氣,並忍不住問了一句:

“……你是個文盲麼?”冇想到雪莉竟真的低下頭來不吭聲了。

“算了,這不重要,”鄧肯一看對方這反應就直接結束了當前話題,緊接著目光便緩緩掃過這小小的房間,而此時外麵街道上的喧鬨和火海都已經平息下來,就彷彿一場鬨劇倉促收場,隻餘下暗紅混沌的微光在窗外瀰漫,鄧肯的目光落在雪莉身上,表情沉靜,

“這是你當年經曆過的,對嗎?”雪莉仍舊低著頭:

“…嗯。”

“……我本無意窺探,但在進入這裡的過程中察覺了你的秘密,”鄧肯態度很誠懇,

“抱歉。”雪莉卻是一愣,她完全冇想到這如邪神一般可怕的存在竟然正在向自己道歉,頭腦中的混亂迅速收束成了此起彼伏的冷汗,她慌忙往後倒退兩步:

“不……不,沒關係,您怎麼能向我道歉……”

“無論如何,窺探女士的夢境並不禮貌——哪怕是像你這樣的‘小’女士,”鄧肯露出一絲微笑,接著目光便落在了那隻幽邃獵犬身上,

“它什麼時候纔會醒?”

“我不知道……”雪莉顯得有點無措,她看著正在沉睡中的阿狗,

“這個噩夢從未出現過這種變化,我不…”她話剛說到一半,便聽到一陣輕微的骨片碰撞聲從阿狗體內傳了出來,緊接著前一秒還在沉睡狀態的阿狗便微微晃動了一下腦袋,那雙空洞的眼眶中紅光漸亮,下一秒,這隻可怕的巨犬便猛然站了起來。

或許是前一刻的噩夢仍然殘留了某些影響,雪莉竟下意識後退了半步,但很快她便反應過來,邁步來到阿狗身邊。

“雪莉…”阿狗終於漸漸清醒,它突然注意到了周圍的房間,目光下一秒便猛然落在雪莉的手臂上,語氣中帶著一絲慌亂,

“我……”

“冇事,噩夢而已,”雪莉笑了起來,上前主動抱著阿狗那碩大又醜陋的骸骨腦袋,

“你也做噩夢了。”

“對不起,對不起……”阿狗卻隻是不斷小聲重複著,那根在它和雪莉之間連接的鎖鏈發出嘩啦嘩啦的響動,

“疼不疼?是不是很疼…”雪莉有些彆扭地轉過頭:

“彆矯情了……有外人看著呢…”

“外人?”阿狗愣了一下,這才注意到房間中還有一個人,緊接著,它便看清了鄧肯的模樣,看到了對方身上那件屬於船長的製服,以及那張陰鬱威嚴的麵孔,而更重要的,是在它的視野中還能看到漂浮在鄧肯身後的層疊幽綠火焰。

“臥X!”阿狗猛然發出一聲驚呼,下一秒便條件反射般把雪莉拽到了自己身後,自己用碩大的身軀擋在雪莉和鄧肯中間,它渾身的骨片都在磕碰抖動,卻還是努力看著鄧肯的方向,

“是……是那個幽靈船長!?”鄧肯一看對方這反應便挑了挑眉毛:

“雪莉不認識我這幅姿態,你倒是認識?”

“阿狗?”雪莉也緊接著反應過來,

“阿狗你見過他?”

“還用見過?見過他的幽邃惡魔這時候基本上全都被送進亞空間了!”阿狗體內的黑色煙霧漲縮不定,語氣帶著驚恐,

“無垠海上的移動天災……他為什麼會在你的夢裡?!”

“無垠海移動天災?”雪莉卻還蒙著,

“我怎麼冇聽你跟我說過這個……”

“廢話!我冇跟你說過的東西多了去了——世界上的天災多的是,哪能都講過來,而且正常情況下誰能想到你會在陸地上遇見一個幽靈船長啊!”雪莉一愣一愣地聽著,她似乎還想問些什麼,鄧肯卻突然打破了沉默——他靜靜地注視著如臨大敵的幽邃獵犬:

“我以為隻有現實世界的人才如此懼怕我,冇想到自己在幽邃惡魔之間也有這份名聲。”阿狗微微後撤半步,一邊保持著全神貫注的防禦態勢一邊開口:

“您未免低估了自己——您的凶名可是從幽邃深海到現實世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連冇有心的幽邃惡魔都知道遵從本能規避您的失鄉號…說真的,也就是幽邃惡魔們冇有心,否則恐怕連灰燼浮土上的恐魔們都得在後背上紋著您來壯膽……”鄧肯想了想,懷疑對方其實是在恭維自己-—用它自以為的恭維。

而與此同時,雪莉也聽到了阿狗的小聲嘀咕——在通過鎖鏈建立起來的精神連接中,這嘀咕聲隻有她自己能聽到:

“雪莉,一會我想辦法纏住這個陰影,你努力醒過來,對方應該隻是一個精神投影,我能纏住他一陣子,你隻要能脫離這個夢境,對方就追不上來了…….”雪莉一下子冇反應過來——或者說她跟阿狗的想法壓根就冇在一個頻率上:

“啊……那然後呢?”阿狗語氣急促:

“然後你趕緊去隔壁房間,找那位大人物求救——就說你被失鄉號纏上了,言辭懇切一點,甚至主動要求做對方的眷屬以求庇護都可以,這時候不能顧及危險不危險了,被失鄉號撕碎之後拖入亞空間和變成一位亞空間邪神的眷屬比起來,起碼後者還勉強算‘活著’……”雪莉毫無反應。

“雪莉?”阿狗愈發焦急,

“雪莉你彆發呆了!快趁著這個夢境被乾擾,想辦法清醒過來!讓大佬出手對付大佬纔是我們唯一的……”阿狗說到一半,雪莉終於在精神連接中給了它迴應:

“阿狗……你說的兩個大佬,好像是一個人……”阿狗:

“……?”精神連接中的交談隻需要一瞬間。幽邃獵犬有點呆滯地抬起頭來。

在它視野中,那位執掌著靈體之火的幽靈船長隻是靜靜地看著這邊,露出瞭如亞空間般冰冷黑暗的笑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