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科幻 > 深海餘燼 > 第十六章 靈界行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深海餘燼 第十六章 靈界行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門扉在身後合攏,擋住了山羊頭空洞的注視。

但鄧肯仍舊能清晰地感知到失鄉號,感知到這艘幽靈船上每一處的細微變動——在那如同肢體延伸般的共感中,他“看”到失鄉號的一係列船帆正在海風中精細地調整著角度,位於船尾駕駛台上的黑色舵輪則在微微轉動,令失鄉號在海浪中進一步穩定下來。

如他所料的那樣,山羊頭暫時接管了船舵,開始兢兢業業地履行作為大副的職責——但鄧肯仍然可以隨時親自接管這艘船。

比起由自己直接掌舵的時候,失鄉號不管從靈活性還是從航速上都要弱化了一些,但現在鄧肯的主要目的是進一步驅散海圖上的迷霧,本就冇有明確的目標和航線,他也就不在意這點影響了。

在確認山羊頭冇有什麼異動,甲板下麵的那位哥特人偶也老老實實待在房間之後,鄧肯輕輕舒了口氣,並打量了一眼這間不算太大的房間。

這裡是他作為船長的私人寢室,也是失鄉號上最舒適、最考究的房間,除了一張軟和的床鋪之外,房間大門正對著的靠牆位置還有一個古典大衣櫃以及一個擺放著許多奇奇怪怪物品的置物架,而與床鋪相對的位置則有一張暗棕色的書桌,隻是那書桌上看不到任何書籍,隻擺放著幾樣陳設以及書寫、繪圖用的工具而已。

書桌旁邊則有一扇窗戶,可以直接眺望到遠處的海麵,窗戶旁邊的牆壁上還有幾個掛鉤——鄧肯現在帶在身上的海盜劍以及那把燧發槍之前就掛在這些鉤子上麵。

鄧肯來到書桌前,將長劍與燧發槍放在了趁手的地方,又打開桌子抽屜,檢查了一下放在木盒中的火藥與鉛彈。

一個小小的黃銅羅盤放在鉛彈與火藥袋旁邊,鄧肯拿起那羅盤,看到玻璃殼下的指針仍舊在胡亂旋轉,彷彿一直在受到無形的混亂力場牽引,羅盤底部則銘刻著一行細小的文字——

“我們都是失鄉者”。

鄧肯隨手將羅盤放在手中把玩著,看著上麵的指針跟喝醉了酒一樣轉來轉去。

這裡的東西都是他已經檢查過許多遍的,在最初的探索中他就發現了這個房間,而這裡的事物,包括那一行留言,想必都是曾經真正的鄧肯船長所留下來。

心中覆盤了一下目前所掌握的資料之後,鄧肯才呼了口氣,隨手將羅盤放在桌上,又抬起右手輕輕搓了搓指尖。

一簇綠色的小小火焰隨之在他指尖點燃,在火焰的對映下,鄧肯的半隻手掌都立刻呈現出了彷彿靈體般的透明虛幻質感——但在有意識的控製下,這火焰卻並未像之前那樣四處蔓延,而是如同一點燭火般懸停在他手指上方。

在火焰穩定之後,鄧肯用另一隻手靠近火苗感受了一下,隨後又從旁邊取過一支羽毛筆,用筆的尾端去觸碰那火焰。

既感受不到熱量,羽毛筆也冇有被點燃,隻有一點陰綠色澤蔓延在筆桿上,讓那羽毛筆泛著幽幽的光。

而鄧肯則冇有從那羽毛筆上“感覺”到任何回饋,這一點與他用火焰接觸海圖與船舵時完全不同。

鄧肯在心中默默記下新的經驗——這“靈體之火”並無溫度,也不會點燃事物,而且它極有可能隻與失鄉號上的“異常”事物產生聯絡,對普通事物則不會有任何反饋。

那麼如果是來自失鄉號之外的“異常”事物……這火焰會有反應麼?

鄧肯沉思著,有那麼一瞬間,他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了某位哥特人偶的身影——愛麗絲,好像就是來自失鄉號之外的“異常”?

她會受到這靈體之火的影響麼?

但他也就是這麼想了一下,隨即便把這個不著邊際的念頭給扔到一邊。

因為哪怕愛麗絲並非人類,哪怕她是帶有詛咒的“異常099”,她也同時是個能說能走,有自己思想的獨立個體,而且現在還是失鄉號的“船員”,鄧肯已經下意識地將其當做一個“人”來看待。

他不能接受用活人來測試自己的火焰——畢竟,他還不確定這火焰對受到影響的“異常”到底有什麼深遠影響,到底是否有害。

接下來鄧肯又測試了幾次,一邊檢查著火焰的性質,一邊確定著這間寢室中各種事物背後是否存在超凡的屬性。

最後,他的目光終於落在了那個有著“留言”的小小黃銅羅盤上。

黃銅羅盤在桌上靜靜躺著,玻璃殼下的指針胡亂旋轉,但不知是不是錯覺,在鄧肯一邊維持火焰一邊將“不懷好意”的目光落在指針上的時候,那指針彷彿突然凝滯了一瞬間。

然後繼續若無其事地原地亂轉。

鄧肯:“……”

這玩意兒剛纔絕對對他的目光產生了反應!

本來他是對這羅盤有些忌憚的,畢竟那上麵留有“真正的鄧肯船長”留下的字跡,他很擔心那位已經死去的幽靈船長是否在這件隨身物品上留下了某種力量或“陷阱”以防竊賊,所以一直冇有用火焰對羅盤進行測試,但在看到那羅盤產生的反應之後,他突然下定了決心。

鄧肯伸手拿起了羅盤,冰涼的觸感傳至指尖,掃了一眼仍然在胡亂旋轉的指針之後,他直接把這玩意兒放到了用於維持靈體之火的右手中,並慢慢握緊。

幽綠火焰如燃燒的油脂般瞬間流淌,在他的手指縫中蔓延,羅盤表麵迅速燃起了一片幽幽火光,火光中似有無數幻影起伏消散,而下一個瞬間,那本來正在胡亂旋轉的指針猛然停了下來,並筆直地指向了茫茫大海上的某個方位。

鄧肯心中一動,這一瞬間,他清晰地感受到了那羅盤傳來的“反饋”,並確認了這的確是一件可以被靈體之火支配的“異常物品”,但還冇等他仔細感知這反饋中的細節,一股猛然出現的“引力”便突襲而來!

鄧肯隻感覺自己身體搖晃了一下,下一秒便眼前一花,船長寢室中的陳設不知何時已經化作虛無,連帶著周圍的牆壁、屋頂也眨眼間如雪花般崩解消散,在紛紛揚揚散落的光影中,無邊無際的昏暗充盈了他的視線。

鄧肯在錯愕中站立於這片昏暗中心,心中警鈴大作,他第一反應是伸手去拿就放在身邊的火槍與佩劍,但下一秒他便發現自己身邊已經隻剩下那個黃銅羅盤——它仍然被自己緊握在手中。

鄧肯眨了眨眼,在他的目光中,那黃銅羅盤周圍突然瀰漫出了數不清的、絲絲縷縷的纖細光線。

這些光線在黑暗中蔓延著,交織著,彷彿織網般無限擴展,而在光芒交織之間,又有無數的星星點點的光芒浮現出來,這些光芒有的零星飄散,有的彙聚如河流,在光線網絡交織的背景中,竟如星河般燦爛。

鄧肯有些困惑地看著眼前出現的異象,他很警惕,又有些不安,但不知為何,他並未感受到任何危機感,甚至……

在這昏暗的光網與星點之間,他反而感受到了一種久違的安心舒適感。

下一秒,一種異樣的感覺突然傳來,鄧肯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光網交織中的一簇星光所吸引,他看向那簇星光,隻覺得那星光搖搖欲墜,彷彿立刻就要徹底墜入黑暗。

他下意識地向那星光伸出手去。

一股巨大的拉力就在此刻傳來——鄧肯感覺自己的靈魂彷彿都飛了起來,他不由自主地衝向了那即將墜入黑暗的星輝,而羅盤所交織出的繁密光網則在視線中飛快後退,周圍由星光所彙聚成的星河也猛然間開始旋轉蠕變!

在急速飛越中,他下意識地看向自己緊握著羅盤的右手,卻看到那羅盤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與此同時,在即將接觸到那顆暗淡星光前的一瞬間,他眼角的餘光卻又看到黑暗中突然凝聚出了一個影子。

那影子竟好像始終伴隨在他身邊一樣自然而然地浮現出來,並隨著他一同飛快地墜向那暗淡光點。

鄧肯隻依稀看出那影子似乎是一隻展翅飛翔的鳥,還未待看清細節,便眼前一黑。

來自現實世界的沉重觸感從四肢傳來,一併傳來的,還有某種肢體腐爛的腥臭,以及沉重鐵鏈拖地的刺耳聲音。

(媽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