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科幻 > 深海餘燼 > 第四十七章 在聖像前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深海餘燼 第四十七章 在聖像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妮娜很高興,因為她已經很久不曾像這樣正常地與鄧肯叔叔吃一頓飯,交流一下在學校中發生的事情,更不曾看到過鄧肯叔叔臉上露出笑容了。

這讓她甚至想起了以前,想起了叔叔還冇有生病的時候——自六歲失去父母之後,這個如同父親般的男人成了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但從四年前開始,那連醫生都查不清原因的疾病便把叔叔變成了另一副模樣,這段時間的日子……說實話,很難熬。

叔叔仍然在供自己上學,在維持自己最基本的生活,但妮娜能感覺出來,關於“未來”的一切色彩都已經漸漸從這間熟悉又親切的小店中褪去了,消散在那些烈酒、藥片以及那些和叔叔打交道的可疑“朋友”們一次次陰森壓抑的聚會中。

她早已不奢望可以讓生活回到幾年前的模樣,但哪怕是讓情況稍微好轉一點點,都很值得高興。

鄧肯也很高興,因為他終於接觸到了這個世界的更多情報,終於觸摸到了這個世界的曆史脈絡——哪怕僅僅是其中一部分,也讓他有一種撥開雲霧的愉快。

徹底失落的史前“秩序紀元”,重塑萬物秩序的“大湮滅”事件,延續至今的深海時代,遍及全世界的異常與異象……這些曾經他完全不知道的,或者僅僅一知半解的事物,此刻終於有了較為清晰的輪廓。

早餐結束了,妮娜起身收拾餐具,她手腳麻利,看得出來平日裡經常做這些家務——毫無疑問,樓上的臥室也是她在收拾。

一個重疾纏身、生活頹廢還把大部分精力和熱情都奉獻給邪教事業的傢夥顯然不會做這些事情。

但看著眼前的女孩忙碌,鄧肯最後還是冇忍住,他起身接過妮娜手中的大托盤:“我幫你拿著吧——看你上樓費勁。”

妮娜驚訝地看著鄧肯,她剛想再說些什麼,後者卻已經邁開大步走向樓梯。

女孩隻能趕忙跟了上去,一邊在後麵跟著一邊提醒:“叔叔你小心點,醫生說你現在的病情還不穩定……”

“醫生……阿爾伯特醫生麼?”鄧肯冇有回頭,一邊上樓一邊在記憶碎片中尋找著對應的印象,卻隻有幾個一閃而過的片段,“沒關係,反正他到現在也連病因都查不明白,開的最有效的藥也就是止疼片。”

“……那也應該聽醫生的建議,”妮娜跟著鄧肯上了二樓,一邊走向廚房一邊嘀嘀咕咕,“他至少知道該怎麼保持健康的作……”

妮娜的話說到一半,一陣拍打翅膀的聲音便突然打斷了她的動作。

她與鄧肯同時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便看到那扇虛掩著的主臥門縫中有影子一閃而過。

“鄧肯叔叔,你房間裡有什麼東西閃過去了!”妮娜驚訝地說著,隨後便上前抓住了門把手,“會不會是隔壁那隻貓……”

“哎你彆……”

鄧肯隻來得及阻止了半句,就看到妮娜已經一把推開了那扇虛掩著的房門,躲在房間中的鴿子隨即出現在兩人麵前。

艾伊正站在櫃子頂上,一隻爪子抓著根薯條往嘴裡塞,突然打開的房門讓這鴿子整個鳥都靜止下來,它保持著一隻爪子塞薯條的姿勢愣在那,兩個綠豆眼分彆愣愣地看著妮娜,以及另一邊的牆麵。

然後它看到了鄧肯,翅膀拍打了兩下,發出很大的聲音:“啊……咕咕?”

鄧肯眼角跳了一下,看到不遠處的窗戶正大敞四開,那顯然就是艾伊的逃跑路線——而正對著窗戶的遠處,則依稀可以看到一座碼頭正沐浴在陽光中。

這鴿子去碼頭上整了點薯條回來……

“鴿子?”妮娜這時候終於反應過來,驚訝地看著櫃子上的艾伊,“鄧肯叔叔!你房間裡有一隻鴿子!”

“我看到了,”鄧肯麵無表情,“我不認識它。”

艾伊立刻把薯條一扔,撲啦啦地飛了過來,落在鄧肯的肩膀上搖晃著腦袋。

“好吧,它是今天早上飛進來的,”鄧肯歎了口氣,“可能是彆人養熟的鴿子,但腦子不是很聰明,我給它吃了點東西它就不走了。”

艾伊聽著,發出響亮的咕咕聲。

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場而且之前鄧肯還下了命令,它這時候肯定已經開始大聲“啊對對對”了。

妮娜卻絲毫冇有懷疑叔叔的說法,她隻是眼睛放光地看著這隻鴿子,然後小心翼翼地湊了過來,一邊觀察鴿子的反應一邊詢問鄧肯:“那……那您要把它養下來麼?我可以養它嗎?”

女孩的心思全寫在臉上,她眼中的艾伊顯然隻是一隻漂亮又可愛的白鴿子,艾伊則歪頭看了看鄧肯,喉嚨裡發出疑問的咕咕聲。

鄧肯突然覺得這鳥不開口的時候竟然比開口的時候還好懂……

片刻之後,他裝作猶豫了一下,才點點頭:“可以——但前提是這隻鴿子願意留下來,它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飛走,你到時候不要抱怨。”

妮娜頓時喜笑顏開:“太好了!我就知道鄧肯叔叔你其實是個通情達理的人!”

……

深海大教堂的中央祈禱室內,身穿黑底金紋神官長袍的城邦主教瓦倫丁正麵色嚴肅地站在風暴女神的聖像前。

他身形高瘦,白髮稀疏,眼神如深水般沉靜。

祈禱室內的大燭台正靜靜燃燒,具備聖性的火焰照亮了房間,葛莫娜的聖像高居於台上,這位女神冇有麵容,頭部覆蓋著黑紗,一襲描繪有諸多海浪波紋的長裙則從她身上一直垂墜至平台邊緣——儘管隻是一尊石像,神性的力量仍舊在此彰顯,這整尊聖像都散發著強烈的存在感,隻要是站在聖像周圍,便可以感到一種隱約存在的被注視、被庇護的感覺。

這種被注視、被庇護的感覺是真實的,也正是在這種注視和庇護下,前來與主教商議事情的凡娜才能放心大膽地把自己在夢境中所見的畫麵都說出來。

“……如果你在夢境中所見不錯,那確實是失鄉號。”

城邦主教瓦倫丁轉過身,看著一大早就來找自己的年輕審判官——儘管從教會神職來看,司掌武力的審判官和司掌儀祭的城邦主教是平級關係,但在涉及到超凡事件的研判時,審判官找主教尋求建議甚至尋求指點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果然是失鄉號?”儘管心中已有答案,在聽到主教的判斷之後凡娜還是忍不住睜大了雙眼,“我還以為……”

“你還以為那艘船如今隻是個傳說,就和那些緊張兮兮的水手在酒館裡胡亂吹噓的各種幽靈船的傳說一樣?”瓦倫丁知道凡娜想說什麼,這位白髮稀疏的老人搖了搖頭,語氣深沉,“失鄉號的存在是得到所有城邦和教會承認的事實,它不是一個傳說,而是在教會卷宗裡都能查到的東西。”

“這我知道,失鄉號曾經確實是存在的,普蘭德的城邦檔案館裡甚至能查到那艘船在一個多世紀前的部分建造圖紙和開工檔案,但所有這些切實可查的資料都僅限於失鄉號還是一艘在現實世界航行的船,僅限於鄧肯船長還是個人類的時候……”

凡娜說著,語氣嚴肅,她看向主教身後的聖像,在提及某些字眼的時候表情愈發謹慎。

“關鍵在於,那艘船是被明確記錄墜入了亞空間的……一個世紀前,維瑟蘭十三島有數以千計的逃亡者親眼見證了那艘船和他們的家園故土一同被邊境坍塌吞噬,並直墜入亞空間的陰影中,而在那之後的幾十年間,雖然一直有目擊報告說看到失鄉號重新出現在現實世界,卻都缺乏真正的證據,相當多的學者都對那艘船的‘返航’存疑……”

年輕的審判官一邊說著,一邊看向眼前的老人。

“被亞空間吞噬的東西,真的可能重新出現在現實世界?”

“……迄今為止,冇有任何除了失鄉號以外的東西在落入亞空間之後又返回現實,即便是失鄉號,也僅有事後的目擊報告存在,各界學者都對那艘船的返航存疑,這確實是事實,不過這不是關鍵……”老人說著,目光突然落在了凡娜身上,臉上帶著某種異樣的嚴肅,“關鍵在於,審判官,你是不是在害怕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