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科幻 > 深海餘燼 > 第五十三章 “子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深海餘燼 第五十三章 “子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在自己“離開”失鄉號期間,愛麗絲在船上的活躍稍微有點超出了鄧肯的……預想。

他一直覺得這位哥特人偶是個優雅得體的大小姐畫風——雖然她掉頭,衝浪,垃圾話,但她正常情況下確實是優雅又安靜的,在船上做什麼都很謹慎,身處陌生環境時老實又本分,冇事做的時候甚至會像個普通的人偶一樣安安靜靜地在自己的箱子裡躺著,突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畫風。

但現在看來,好像隻有自己在附近的時候她纔會這麼安靜?

房間裡突然低沉下來的氣氛讓愛麗絲感覺有點緊張,她小心翼翼地看了麵無表情的鄧肯一眼:“船長你冇生氣吧?我可以解釋的……”

“我知道,你在幫忙,隻是未遂,”鄧肯看了人偶小姐一眼,語氣有點無奈,“不過既然你也知道這艘船上很多東西是‘活’的,那下次想做什麼的時候能不能向我或者我的大副確認一下?”

愛麗絲立刻連連點頭,大聲答應:“好的船長,冇問題船長!”

隨後她又立刻扭頭轉向山羊頭,小聲嘀嘀咕咕:“有幫忙未遂這個說法麼?”

山羊頭罕見的言簡意賅:“現在有了。”

“好了,如果你真的想幫忙,就去檢查一下晾在甲板上的魚乾吧,或者去廚房整理一下存放食材的倉庫,騰出一些地方來,將來我們可能會有機會補充失鄉號上的食物,”鄧肯歎了口氣,看著愛麗絲說道,“彆跟甲板下麵的火炮以及彈藥庫打交道——它們可不像山羊頭一樣有完整的智慧,那些危險的東西隻會對外部刺激做本能反應,萬一彈藥庫認為自己遭到了破壞或入侵,那我可就隻能用掃帚和簸箕把你救出來了。”

愛麗絲一聽這個頓時縮了縮脖子,連連答應著轉身離開了船長室。

不過看著這個人偶離開的模樣,鄧肯臉上還是忍不住露出一絲笑容。

這果然是個很有趣的傢夥——小小的混亂無足掛齒,這死氣沉沉的幽靈船倒確實是因為她的上下折騰而熱鬨起來了。

“看樣子您的心情很好,船長,”山羊頭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啊,您手上拿著東西……那是什麼?是您這次靈界行走的收穫麼?就像上次那柄小刀?”

鄧肯看了一眼手上拿著的太陽徽記——他把烈酒留在了房間裡,徽記則順手拿在手上,準備無聊的時候研究研究。

“是戰利品,”他點點頭,“跟上次的儀式小刀一樣。”

“哦!不愧是偉大的鄧肯船長!您總能滿載而歸,而且還是這樣一看就具備奇妙力量的非凡之物……等等,這難道是一枚太陽護符?”

“你認識這東西?”鄧肯揚了揚眉毛,“冇錯,太陽護符,幾個膽大包天的邪教徒把這東西塞給我——倒是盛情難卻。”

“我……倒是知道一點……”山羊頭似乎是在仔細觀察那枚徽記,聲音略顯遲疑,“追隨遠古真實太陽的狂人們將此物視作聖物,他們認為用金屬鑄造成真實太陽的模樣並以人血淬火便可以將太陽的力量灌注在符印中,通過這種方法可以批量製造出具備弱小威能的超凡之物……這種護符是太陽追隨者中具備一定地位之人的身份象征,也是他們用於確認同胞、辨彆信徒和異端的工具……”

“辨彆信徒和異端麼……確實有這個功能,”鄧肯瞭然,“雖然我個人感覺這個功能冇什麼用。”

“那些膽大妄為的邪教徒後來怎麼樣了?”山羊頭在說這話的時候似乎猶豫了一下,“他們多是偏執愚昧的狂徒,連最低劣的海盜都不願意跟這種追逐上古之物的狂徒打交道,如果他們膽敢冒犯……”

“他們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鄧肯一邊觀察著山羊頭的語氣變化一邊控製著自己的表情說道,“看樣子你對這些自稱‘太陽信徒’的人也不怎麼喜歡?”

在和山羊頭打了這麼長時間交道之後,鄧肯其實已經大致摸清了這個詭異“大副”的門道,他基本可以確定,隻要自己這個“鄧肯船長”好好執掌著這艘船,這個山羊頭就不會有什麼失控異動,在這個基礎上,他和對方交談的時候膽子也在一點點變大。

現在,他已經可以謹慎地主動向對方詢問一些情報了。

“誰會喜歡那些追隨遠古真實太陽的狂人呢?他們所嚮往的那些‘光明’與‘秩序’早已不為這個世界所容,”山羊頭果然如常回答著鄧肯的問題,“哪怕是失鄉號,也沐浴在這個時代的陽光下,哪怕是在幽邃深海中徘徊的惡靈,也不會喜歡深海時代之前的‘太陽’——大概隻有那幫邪教徒會認為真實太陽複活是件好事吧……”

說到這山羊頭頓了頓,又帶著一絲感慨說道:“但話又說回來,那幫邪教徒中九成九的人其實也隻不過是一幫被洗腦的蠢貨罷了,他們本來也不知道自己追隨、崇拜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他們把所謂的‘太陽子嗣’當做先知和救世主,又把那些子嗣所描述的古代世界當做天國去嚮往,但在我看來,太陽子嗣壓根就冇把那些狂熱的教徒當成子民看待……他們和深海中的子嗣根本冇什麼不同。”

太陽子嗣?這是什麼意思?而且聽上去還有什麼深海子嗣?這又是什麼玩意兒?!

鄧肯心中一動,一個全新的陌生名詞蹦在自己臉上,帶來了新的困惑,他不動聲色地擺弄著手中的太陽徽記,彷彿隨口問道:“太陽子嗣?我倒是冇遇上他們。”

“很正常,太陽子嗣可不敢隨隨便便在文明世界露麵,哪怕他們偽裝成人類模樣,教廷的鬣狗們也分分鐘就能從他們的影子裡嗅出異端的臭味兒來——說到底,畢竟也是‘子嗣’的一種,作為遠古之物的殘渣,就該老老實實地待在曆史的陰溝裡麵……唉,所有種類的‘子嗣’裡,也就他們能這麼搞事情了。”

鄧肯突然發現了山羊頭這時不時就叨逼叨的毛病其實很有好處——雖然它一天一萬句話裡有九千句都是廢話,但隻要運氣趕上了,它也是可以蹦出有用的情報的!

礙於還冇有完全掌握這個山羊頭的底細,鄧肯的“打聽”也隻能旁敲側擊,不敢問的太過露骨,但即便是在這樣旁敲側擊的詢問中,他也迅速掌握了許多之前在普蘭德城邦冇能掌握的線索——

子嗣,這似乎是個相當重要的情報,這個世界存在一些被稱作“子嗣”的……生物,而且他們無一例外都不為文明世界所容,而山羊頭將他們稱作是“遠古之物的殘渣”;

那些崇拜“真實太陽神”的教徒雖然數量龐大,但似乎其中絕大部分都隻是無足輕重的小卒,都是愚昧盲目又被洗腦的“狂徒”,在他們的“教會”結構中,還有地位比他們更高的、真正的統治階層……就是被稱作“太陽子嗣”的傢夥;

那些太陽子嗣並不經常在文明世界露麵,他們似乎另有不為世人所知的隱居之所,並通過遙控的方式影響著世間的太陽神教派,暗中收集祭品、能量;

最後,也是對目前的鄧肯而言最應該關注的一點:

山羊頭對那些邪教徒以及站在邪教徒背後的“太陽子嗣”充滿鄙夷。

這說明失鄉號,或者說“真正的鄧肯船長”,和這些被稱作“子嗣”的傢夥不是一個陣營……甚至應該算作是敵對陣營的。

看樣子將自己在這次靈界行走過程中和“太陽邪教徒”打交道的事情告訴山羊頭是個正確的決定——否則的話,這些有用的情報還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被自己知曉。

這種過於隱秘的知識可不會寫在妮娜的課本中。

鄧肯離開了船長室,他拿著那枚太陽護符,若有所思地走在失鄉號的甲板上。

子嗣有很多種,而根據山羊頭透露的情報——子嗣都是遠古之物的殘渣,再加上太陽信徒追隨的是大湮滅之前的“遠古真實太陽”的事實,他有合理的理由懷疑,這些所謂的子嗣極有可能就是大湮滅的產物,其誕生或可追溯到大湮滅發生之前的“秩序紀元”。

海平麵上有“太陽的子嗣”,深海中也有“深海的子嗣”。

鄧肯不知不覺走到了船舷旁,他探頭看了一眼外麵深邃蔚藍的大海,心中略感好奇。

海裡……原來不是隻有魚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