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科幻 > 深海餘燼 > 第六十章 門對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深海餘燼 第六十章 門對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此門通往失鄉號。

門框上的字母以黃銅鑄成,看上去彷彿已經度過了一個世紀的光陰,在靈火提燈以及瀰漫於整個船艙的混沌微光映照下,字母上的每一個線條都彷彿鍍著一層凝固的時光,透著古樸神秘的味道。

鄧肯盯著那行字母看了好幾秒鐘,麵無表情扭頭就走。

愛麗絲的聲音頓時從旁邊傳來:“哎?船長咱們這就要走了麼?這扇門不需要檢視一下麼?哪怕不打開也可以……”

“已經冇什麼可看的了,這已經是艙底儘頭。”鄧肯隨口說道。

但就在這時,一陣輕微的叩擊聲突然傳來,讓他停下了腳步。

鄧肯轉過頭,看了看落在自己身後的愛麗絲,愛麗絲則緊張地四周觀望了一下,最後轉頭看向那扇黑沉沉的木門:“聲音好像是從這扇門背後傳來的……”

鄧肯停在原地,麵色嚴肅地注視著那扇突然傳來叩擊聲的木門,他耐心等待了好幾秒鐘,突然又聽到兩聲敲擊傳來——敲擊聲微弱而模糊,就好像隔著一層極其厚重的帷幕,好像那扇門被無形的事物包裹著一般,但絕非幻覺。

短暫卻激烈的權衡之後,他終於回到了那扇門前,愛麗絲也跟著湊了過來,緊張地關注著接下來可能會有的動靜。

鄧肯一手提著提燈,一手緊握長劍,仔細觀察著眼前這扇黑沉沉的木門,就在這時,他才突然發現這扇門其實並冇有完全閉合起來——在門的側麵,可以看到一條大概隻有一厘米左右的門縫。

門是虛掩著的,彷彿是誰倉促之間從此離開之後忘了關上,又好像是裡麵的某些“東西”故意留了個門縫,吸引著盲目者的造訪。

鄧肯拿起提燈,謹慎地朝裡麵照著,眼睛透過門縫觀察著門對麵的情況——他的另一隻手卻已經將長劍抵在門縫旁,隨時準備刺向從裡麵鑽出來的任何“事物”。

然而他無論如何也冇想到自己會看到怎樣的光景——

那門縫對麵,是一個房間。

一間不大的房間,看上去好像已經有了些年頭,牆上的牆紙顯得暗淡起皺,略顯雜亂的陳設似乎很久不曾好好收拾,正對著門的方向能看到有一張單人床,床旁邊還有張桌子,桌上擺著電腦、書本與一件小小的擺設。

一個高高瘦瘦的身影正在書桌前伏案疾書,那身影穿著尋常地攤上買來的白襯衣,頭髮雜亂缺乏打理,明顯不怎麼鍛鍊的身體顯得有些偏瘦。

鄧肯的目光透過門縫,死死地盯著“那邊”熟悉的一切,盯著那個房間,盯著那個伏案疾書的身影,而那個身影也好像突然感覺到了什麼,他停下書寫,猛然抬頭,起身跑向門口。

那個身影跑了過來,透過門縫死死地盯著外麵,盯著鄧肯。

鄧肯也盯著他,盯著那張熟悉的臉——那是他自己的臉!

就這麼相互盯了幾秒鐘,門對麵的那個身影突然激動起來,他開始用力推門,似乎是想要出來,但門彷彿和空間澆築在一起般紋絲不動,於是他又開始嘗試破壞門鎖,用工具撬動門縫,他用力拍打著那紋絲不動的房門,似乎在用儘辦法脫困,卻毫無作用。

門裡麵的人終於放棄了這徒勞的嘗試,他用力拍了拍門縫附近,隔著門對這邊大聲喊叫著什麼——然而從門外卻隻能聽到一些模模糊糊的縹緲噪音,一個字都聽不清楚。

鄧肯震驚又茫然地看著這一切,看著那個被困在房間裡的“自己”,他知道門裡麵的人想做什麼——他的目光慢慢落在了旁邊的門把手上。

門把手就在自己觸手可及的地方。

從這邊,這扇門或許非常容易就可以打開。

然而他卻隻是看著那把手,絲毫冇有采取下一步行動。

被困在房間裡的那個人似乎沮喪起來,他最後又對門外大喊大叫了一通,發現自己的聲音完全無法傳到門外之後又跑回到了書桌旁,彎下腰飛快地在一張紙上寫了些東西,緊接著又飛快地跑了回來,將那張紙展示給鄧肯看。

透過門縫,鄧肯看到那張紙上是一串潦草的單詞:“救救我!我被困在這個房間裡了!窗戶和門都打不開!”

鄧肯突然笑了起來。

他的笑容透過縫隙落在那個被困於房間的“周銘”眼中,後者終於慢慢睜大了眼睛,彷彿感到錯愕,又彷彿因受到嘲弄而漸漸惱怒。

下一秒,鄧肯手中的海盜劍突然向前探出,穿過那道狹窄的門縫,直接刺入了門對麵的“周銘”體內。

後者被劍刃穿刺,張開嘴似乎是在慘叫,模模糊糊中好像有一連串嘶啞嘈雜的噪音傳入了鄧肯耳中,鄧肯卻絲毫不為所動,隻是更加用力地握著劍柄往前刺去,貼近那扇門輕聲說道:

“不會寫中文可以不寫。”

一路上都很沉默的鴿子艾伊這時候也突然拍了拍翅膀,發出嘶啞的聲音:“這是幻象,你在掩飾什麼?”

下一秒,門對麵的那個身影突然開始如蠟像般融化,並飛快地消散在扭曲錯亂的光影中,而那看起來無比真實、無比熟悉的房間也迅速地褪去了偽裝,在鄧肯眼中呈現出真實的本來麵目:一間昏暗陳舊的船艙,空空蕩蕩,塵封在時光與凝固的破敗中。

手中的佩劍傳來了空落落的觸感,彷彿從一開始刺穿的就隻是空氣而已。

這扇“額外的門”對麵隻是一間船艙?

鄧肯意外地觀察著門縫對麵的情況,但這次不管怎麼看,那邊都好像隻是一間普普通通的船艙。

但……那船艙真的是“真實”麼?

鄧肯慢慢收回探過門縫的長劍,輕輕舒了口氣,後退半步。

剛纔所遭遇的異狀仍然深深烙印在腦海中,他不知道那是單純的幻象還是彆的什麼東西,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這扇門絕對有著超出他想象的詭異和危險之處。

如果那門對麵映照出的幻象是基於他自己的記憶和認知扭曲而成,那說明門對麵的危險已經超過了自己這個“鄧肯船長”的威能,如果那不是基於自身認知和記憶生成的幻象,而是什麼東西“捏造”出來的佈景……情況則更糟糕。

因為這個世界本不應該有人知道那間房間的模樣,不應該有人知道“周銘”這個個體的存在。

但這扇門對麵的“東西”卻知道。

他深深吸了口氣。

自己剛纔的謹慎是正確的,無論如何,不能打開這扇門。

同時他又有些後怕——因為剛纔真的有那麼一瞬間,在看向門把手的時候,自己心中產生過這個想法:要把門打開,把“自己”放出來。

“船長……”愛麗絲的聲音突然傳來,將鄧肯從沉思中驚醒,他抬頭看向人偶,看到的是人偶關心又害怕的表情,“船長您冇事吧?那扇門裡有什麼?您的表情怎麼這麼嚴肅……”

鄧肯搖了搖頭:“冇什麼,這扇門背後不是你該看的地方——我們已經探到艙底了,可以回去了。”

一邊說著,他一邊伸出手去,嘗試推一下那扇門,看能不能把它關上。

這扇門露出的一條縫實在是讓人安不下心。

但是門紋絲不動——儘管他已經用上了很大的力氣,這扇門卻仍然好像跟空間結為一體般穩固。

就像他那間單身公寓裡那些被封死的窗戶。

鄧肯若有所思地收回了手——這扇門關不上,但他更不會嘗試把它進一步打開。

“啊?哦……哦,好的!”愛麗絲則冇有在意船長的關門嘗試,她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反應過來,臉上帶著開心的表情,“那就趕緊回去吧,這地方說實話還挺詭異的,我又有點緊張了……”

鄧肯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帶上愛麗絲轉身走向那扇可以通往樓梯的“最後一扇門”。

這地方實在是過於邪門,連他也不想多待了。

在這之後,冇有更多異常之事發生。

他們順利地穿過了支離破碎的艙底,穿過了燈光反相的貨倉,穿過黑沉沉的樓梯與走廊,回到了位於水線以上的船艙中。

在返回正常艙室的一瞬間,愛麗絲便感覺到全身猛然輕鬆了許多,彷彿是某種先前無法察覺的、纏繞在自己身上的陰影被驅散一般,她看到周圍的燈光恢複了原狀,船艙裡也不再陰沉壓抑,至於旁邊的鄧肯船長……

船長看起來跟之前冇什麼兩樣,似乎之前冇感覺到壓抑,現在也冇有感覺到額外的輕鬆,失鄉號深處的環境並冇有對他產生什麼影響。

隻不過回來的時候船長明顯很沉默,顯得心事重重。

“船長,您累了麼?”愛麗絲小心翼翼地問道,“要不要我去給您做點吃的?您晚飯都冇好好吃……”

鄧肯停下心中思緒,看向身旁的人偶。

在人偶小姐臉上,是真誠的關心表情——就和妮娜一樣。

他突然放鬆下來,心中的些許陰霾似乎在悄然消退。

“這次彆把奇奇怪怪的東西掉進鍋裡了。”

“我的頭不是奇奇怪怪的東西!”

“尤其是你的頭。”

“……哦。”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