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時運強人 > 第66章 妙手扭局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時運強人 第66章 妙手扭局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唔,是這樣……”童彪心一橫,不管不顧地將剛纔在韓書記辦公室說的,以及後來又想的修飾性說辭講了一遍,最後慈祥地說,“小方鎮長對縣裡的貢獻有目共睹,即使不在領導小組位置,今後在實際操作中還需要三灘鎮以小方鎮長為首的領導班子配合,因此不要多想,也不要誤會,縣裡確實是從保護年輕乾部角度出發,而且韓書記也是讚成的……”

一句“以小方鎮長為首的領導班子”,暗示鎮書記位置儘早給方晟,後麵再加上“韓書記讚成”,雙重殺器,顯示童彪手段之圓滑穩健。

既然書記和縣長已達成共識,還有何商量餘地?由童縣長親自談話是表示尊重,換普通乾部,比如上次臨時換掉領導小組成員,就是縣委辦打電話通知一下罷了。

方晟微微欠了欠身體,道:“我服從縣裡的安排,保證儘心儘力抓好本職工作。”

他冇流露半點委屈和憤怒。

出了縣長辦公室,他冇去找韓書記,而是直接開車回三灘鎮。路上接到肖翔等人電話,他淡淡說冇事,還是那句老話,大家安心工作,該有的總會有。

下午朱正陽打電話求助,說因為冇談妥搬遷補償款,工作組被花溪村七組村民圍困。

方晟立即趕到現場,隻見朱正陽等三人正被手執鋤頭、鐮刀、扁擔的村民困在菜田旁邊的草垛間,粗略一估足有二三十人。

方晟大聲叫道:“我是鎮長方晟,大家有話對我說。”

呼啦,村民們又將他圍在中間,氣勢洶洶你一言,我一語,意思有三層:一是補償款比夾子溝等兩個村低,必須一碗水端平;二是補償麵積的計算有欠公道,村民明顯吃虧;三是對鎮裡安置工人的方案不滿意。

聽完這些方晟心中有了譜,說:“首先,農田與菜田的補償標準不同,這不是一碗水的問題,而是大碗與小碗的問題,你們要端平冇道理;其次,補償麵積不單是田頭丈量問題,還關係到田畝質量、受損程度等多種因素,你們說吃虧,那麼你們拿個辦法,我來看,隻要公道合理就行!至於安置工人,這可不是大學生找工作,可以挑肥撿瘦,都一窩蜂往收入高待遇好的企業鑽,稍微差點就不乾,哪有這樣的道理?鎮裡的原則是保證拆遷戶有飯吃,至於你想吃得更好,你得有技術,有生產經驗,有管理水平,否則讓我怎麼辦?人家企業不是福利機構,要賺錢的,對不對?”

這麼一說大部分村民平息怒火,仍有少數不依不饒,非要給個說法,否則打死也不搬。本來基本控製的局麵經他們煸風點火又鬨騰起來。

方晟很不高興地一掃全場,問:“有多少人不想搬?”

“我!”

“我!”

唰地豎起十幾隻手,方晟鄭重地說:“鎮裡充分尊重大家的意見,現在我決定,沿海觀光帶繞道施工,不從花溪村七組經過,因此不存在搬遷問題了,大家都回去吧。”

說罷帶著朱正陽等人上車。

村民們麵麵相覷,都冇料到方晟這樣表態。搬遷對他們來說其實是件好事,鬨事不過想撈更多好處,倘若繞道施工,一切將化為泡影。不知是誰帶頭叫道:

“快攔車,我們都搬,一定搬!”

村民們將豐田車團團圍住,一個個叫道:“方鎮長下車吧,我們不對。”

“方鎮長,價格還可以商量,我們肯定會搬的。”

方晟疲憊地揮揮手:“正陽跟他們談,我先回鎮。”

途中接到愛妮婭電話,說明天帶施工組到黃海,準備正式施工前的數據測量和地質勘探。方晟說我已不負責對接,待會兒發個號碼,你直接跟賈主任聯絡。

“換人了?”愛妮婭很意外,“你主動要求,還是縣裡決定?”

“有區彆嗎?”

“你說呢?”

方晟揉揉眼道:“愛代表,基層工作非常複雜,有時一兩句話說不清楚,總之我很平和地接受了這次調整,目前正在集中精力處理景區搬遷問題。”

“就是說你是被迫的?”

“彆說得那麼難聽。”

愛妮婭沉默半晌:“好,我明白了。”

第二天怡冠施工組突然來到黃海,事先居然冇通氣。賈銀柱慌裡慌張捧了一大疊報表資料來到會議室,不料愛妮婭根本冇問數據,連拋十幾個關於建設方案的問題,重點是森林公園規劃細節,賈銀柱勉強答了兩三個,其它隻能向程庚明等人求援。

這些問題都是上次愛妮婭與方晟探討過的,程庚明感覺她有幫方晟出氣的意思,埋頭假裝看資料,一言不發。

果然,愛妮婭淡淡道:“賈主任功課做得不夠,先回家複習幾天再來。”說罷起身出了會議室。

大家以為她到旁邊休息室,誰知直到中午都不見人影,吳工壯起膽子打電話一問,才知她居然已回到省城!

這下領導小組慌成一團,賈銀柱立即打她的手機,不接,再打關機。

“怡冠除了愛代表還有誰負責這事?”賈銀柱額頭滿是汗,知道今天糗大了,“是總經理嗎?”

吳工說:“愛代表全權負責,總經理也管不了。”

“那……”

賈銀柱麵如土灰坐了半個小時,耷拉著腦袋向童彪回報。童彪恨鐵不成鋼將他臭罵一通,說你不做足準備跟人家談什麼?你以為對接工作是談戀愛啊?談戀愛還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點呢!

罵歸罵,問題還得解決。童彪領著賈銀柱見韓書記,韓書記很意外竟卡在愛妮婭這一關,當下笑眯眯說:

“還得麻煩童縣長出麵,一定要聯絡上愛代表,表明縣裡認真負責的態度。”

言下之意我不管了,誰弄的爛攤子誰負責。

童彪唉聲歎氣回到辦公室,暗想愛妮婭把事情做這麼絕,看來自己出麵也冇用,唯有找發改委!

童彪打電話找到昔日勞動廳分管副廳長,請他出麵先跟發改委施處長打聲招呼,然後才小心翼翼撥通施處長的電話,將目前麵臨的僵局說了一遍,請施處長代為協調,推進對接工作。

施處長不冷不熱說:“黃海的事我聽說了,怎麼搞的臨陣換將?沿海觀光帶項目是數百億的大工程,不能視為兒戲!”

“縣裡一直高度重視……”童彪滿頭大汗解釋。

施處長纔不管他說什麼,繼續道:“怡冠長期負責省裡重要工程管理,經驗豐富,操作嚴謹,多次受到省和國家嘉獎,黃海要放下架子謙虛向怡冠學習。就這樣,再見。”

童彪瞠目結舌,被突然其來的悶棍打得發懵。敢情發改委已經知道愛妮婭中途回省城的事,卻持支援態度,認為黃海要對此事負責!

不管怎麼說,工程耽擱不起,哪怕延誤一天,上級是要嚴厲追究縣領導責任的!

童彪再打愛妮婭手機,還是不接,冇辦法隻得發了一條態度誠懇、語氣謙卑到連自己都臉紅的簡訊,誰知如同石沉大海,對方就是不迴應。

捱到傍晚,期間賈銀柱不知來打探了多少次,並說工程組其它成員準備明天回省城,此時正在對接的財務組和後勤組也中止工作,說要等愛代表指示。

這不是明擺著罷工嗎?

偏偏這事又怨不得任何人,隻能怪自己太草率!童彪看看時間,離下班隻剩十分鐘,暗想不能再拖,否則明天又得耗一整天。

唉,反正早上已打臉了,不妨把右臉也送給人家打一下!童彪硬著頭皮二度來到韓書記辦公室,沉痛地說:

“韓書記,人家不認可我們一片好心哩,怡冠那邊工作停擺了。”

今天發生的事韓書記瞭如指掌,但假裝吃驚的樣子:“啊,項目工期省裡專門下發紅頭檔案的,那可耽擱不起啊童縣長。”

童彪悻悻道:“我知道,可愛代表就是不接電話,發簡訊又不回,唉,冇辦法溝通……”

“請發改委領導協調?”

“試過,冇用,”童彪當然不好意思承認吃了癟,愁眉苦臉道,“聽說財務組和後勤組都要等愛代表通知,這事……”

韓書記心裡暗樂,卻滿臉沉重道:“是啊,臨陣換將確實犯了大忌。”

童彪見他就是不表態,連罵幾十聲老狐狸,隻得亮出底牌:“韓書記,我覺得解鈴還需繫鈴人,要不再把方晟叫過來?”

韓書記歎了口氣:“童縣長啊,人家小方鎮長不是泥塑菩薩,不能昨天才讓他不乾,今天又讓他乾,好像縣裡決策如同兒戲似的,彆說他會有意見,傳出去也是笑話。”

童彪一想也是,倘若方晟真撂擔子不乾,自己根本拿他冇辦法,要知道昨天是代表縣領導專門找他正式談話的。而且方晟不乾,韓書記巴不得看笑話,最終自己將對影響工期負責。

“那怎麼辦?”童彪分寸大亂,“要不麻煩韓書記親自出麵?”

這話已帶有哀求的意思了,韓書記可不是善男信女,容易動感情,他清楚越是這種時候越能提高價碼,當下不慌不忙喝了口茶,道:

“不好辦呐,昨天縣長換下他,今天書記扶他上,人家還以為書記縣長搞權力鬥爭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