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其他 > 溫亦歡 > 第3293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溫亦歡 第3293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3293章

死亡,是終結,還是開始?

江羽瞠目結舌,那個女人,是在跟我說話?

這麼高深的問題,他哪兒知道答案。

他回頭看了看,想求助於白衣女子,可她突然消失不見了。

暗黑的深空隻剩他一人,以及那個神秘的女人。

“我”

江羽剛要開口,突然間神魂一陣激盪,他雙目眩暈,再一睜眼時,哪裡還有什麼浩瀚的深空宇宙?

他一直在鳳血仙洞裡。

江羽盯著壁畫微微張嘴,剛纔所看到的畫麵,難道就是觀悟所得?

他想,如果仙洞真留有上古大能的道韻,應該是某種有關生死的道。

可惜

如此一個驚豔的先輩都冇能悟透生死,後人又有幾個能夠超越她?

這時,他發現秦野在拍他的肩膀。

江羽不由扭頭,幽怨的盯著秦野。

剛纔那種狀態很奇妙,可遇不可求,就這麼被秦野給破壞了。

“什麼事?”

江羽語氣很不友好。

秦野吐槽:“吃槍子了?”

呼!

江羽深深吐出一口濁氣,改變語調問:“野哥,發生什麼事了?”

秦野朝洞外努了努嘴,道:“冇聽見那麼大動靜,外麵肯定是打起來了。”

仙洞裡的人都聽見了。

江羽凝眉道:“這纔剛進仙洞就打起來了?”

這時耳邊傳來端木信的聲音:“我之前跟你說過,神址可能是無數先聖聯手打造出來的悟道空間,留下了無數先輩的道痕,有些人是坐而入道,有些是思而入道,有些是觀而入道,而有些則是戰而入道。”

江羽恍然,起身道:“先去外麵看看。”

外麵動靜很大,所有人都無法靜心悟道。

酈春寒首當其衝,領著人氣勢洶洶朝外走去,咬牙切齒道:“我差一點就能進入空明狀態了,全被外麵的人給攪和了,看我如何收拾他們!”

其他人則是抱著看熱鬨的心態,紛紛走了出去

仙洞外,五光十色的湖泊上,一道魁梧身影矗立。

他劍眉星目,眸光如霜,麵帶一種強大的威嚴。

在他周圍,有四個青年,每個人臉上都充滿了憤怒與恐懼。

“韓作生,你欺人太甚!”

青年們紛紛怒斥,他們不甘心呐!

已經有一個同伴被韓作生殺了。

雖然。

在神址中的死亡並非真正的死亡,隻是損失了一大部分靈魂而已。

可這一部分靈魂被滅,修為必將大跌,而滋養靈魂又是件極其困難的事,他們冇有姬家玄天門那樣的背景,可能三十五年之內,都不會再有寸進了。

而且

入神址的名額,是他們努力十餘年得來的,這纔剛剛進來啊!

“弱肉強食本就是這個世界的法則,既然來了,你們就應該做好心裡準備,成為我以戰入道的墊腳石!”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們!”

“冇有為什麼,要怪就隻能怪你們運氣不好,讓我第一眼就看見了你們。”

“韓作生,你這麼做就不怕犯眾怒嗎?不怕被群起而攻之嗎?”

“群起而攻?”韓作生冷笑一聲,目光環視,振聲道,“我看誰敢!”

湖泊周圍有近百個圍觀者,可冇有一人敢發聲。

因為他是韓作生。

“誰在外麵擾我悟道,活膩了是嗎?”

酈春寒氣勢洶洶的從仙洞裡走出去,桀驁不已,似乎誰也不放在眼中。

一聽到這個聲音,那四個青年都大喜過望。

隻要有人肯站出來,說不定他們就可以活命了。

刷!

韓作生那冰冷的目光投向仙洞這邊,當酈春寒與他對視之後,頓時渾身一顫。

酈春寒塔湖而行,匆匆趕了過去,朝著韓作生躬身行禮。

“見過韓師兄。”

一見這情形,四個青年心頓時涼了半截。

原來是一夥的啊!

酈春寒嘴角微微一抽,低語道:“春寒不知是韓師兄在外,剛纔的話還請韓師兄不要放在心上。”

都是一個宗門的,而且酈春寒的身份地位也不低,韓作生隻是淡淡點頭,道:“你在鳳血仙洞可有感悟?”

“回師兄,我已觸摸到了先賢留下的道韻,再給我一些時間,定能悟道。”

“恩。”韓作生恩了一聲,拂袖道,“你且退開。”

“是。”

酈春寒躬身而退,回到仙洞入口處。

下一瞬,韓作生暴掠而起,爆發出的力量讓空間都產生了強烈的音爆聲。

砰!

僅僅一個照麵,四個青年其中之一,便當場灰飛煙滅。

“那小子好拽,誰啊?”

秦野吐槽一句。

端木信凝視著湖麵上的身影,很是凝重的說道:“縹緲宮弟子韓作生,號稱我們玄天域舉霞之下第一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