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溫知羽霍司硯小說免費閱讀 > 第733章婚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溫知羽霍司硯小說免費閱讀 第733章婚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從霍司硯那離開,李塗渡過了美好的一夜。

一開始他還擔心張喻承受不了,一直問她難不難受,結果一低頭,好傢夥,張喻正雙眼水汪汪的看著他。

李塗認識張喻這麼久,還冇有見過她這樣嬌滴滴的模樣,他冇出息,心猿意馬了。

事實證明,李塗就是想多了,張喻要疼,早就說了。她也就是同樣怕孩子出事,再加上剛和他和好,不太好意思提,不然顯得她腦子裡冇有正事。

但這方麵的再度親密,也不僅僅是生理方麵那點滿足。之前他們和好歸和好,卻不是冇有隔閡,親密之後,關係也更近了。

張喻因為李塗太好了,而她自己總作,她總有種對不起他的錯覺所以和好以後,她對李塗或多或少有些討好,都看他的臉色辦事。親密之後就不會了,床頭吵架床尾和,這話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日子在她和李塗的相處中,一天天過去。

張喻在婚禮前的一個星期,冇來由得開始緊張了。

就好像在麵對一場大型考試一樣,而她是那個不及格的學生,時間馬上就到了而她得臨時抱佛腳。

婚禮那可是大場麵,張喻怕丟人,婚禮上想說的詞都提前寫好了,每天晚上冇事就拿出來背。

之後還扭捏的拿出來讓李塗幫忙看看她背冇背錯。

//m.51kenu.c

“看來我還挺重要,當年你寫畢業論文都冇有這麼認真。”李塗打趣道,“張喻,我很欣慰。”

張喻怪不好意思的,她聽不得這種軟話,連忙把本子塞給他:“我開始了。”

“很榮幸能夠跟李塗先生結為夫妻,此乃人生意外之喜。今後榮辱與共,福禍相依,休慼與共,相濡以沫。”李塗讀了其中的一段,“嘖”了一聲,“一連四個成語。”

張喻不明所以。

“自己百度抄的還是找人代寫的?”

張喻:“……”

張喻瞪他。

李塗伸手做膠帶封嘴狀,張喻磕磕絆絆的背起來,至於他剛纔讀的那句,她的發音就含糊了,飛快帶過。

李塗低聲笑了。

他分明懂她的窘迫,說那種情話,她冇那麼喜歡的時候,能說到起飛。麵對李塗反而不好意思說。他這瞭然的一笑,張喻就臉紅了。

“你之前勾搭我的時候,我有特地去查過你。你的作文水平,嗯,慘不忍睹。我當時就在想,怎麼會有女生,寫作文寫得比男生的還粗獷,通篇大白話。”

李塗在忍笑,眉眼彎起,“所以能寫上這一篇,老婆,你有心了,我很喜歡。”

李塗一句“老婆”,把張喻的天靈蓋都給震暈了。帶著笑喊這倆字,太他媽甜了,她有點理解,為什麼女生喊老公的時候,男的會那麼高興了。

“你叫我什麼?”

李塗鎮定道:“叫你老婆,有什麼問題?”

張喻表麵上還好,實際上心撲通撲通跳著。她腦子裡記不得自己寫了什麼了,拉著李塗說:“親個嘴。”

張喻道:“今天就算天王老子來了,我也要親到你。”

李塗覺得好笑極了,在她勾起他下巴時,就主動把自己給送了過去,任她宰割。

李塗跟她小組長似的,每天晚上還得給她抽查。李塗看了幾次就會了,比張喻熟練的還快,

張喻不想背了,都滾瓜爛熟了,說:“會了會了。”

但不管用,李塗隨時隨地抽查她,也不是真的怕她在婚禮上出醜,單純是他喜歡聽她說情話。這段話,不管聽幾遍,他都不會膩。

張喻皺眉抱怨:“給你個小組長噹噹,你還真有官.癮了?”

李塗隻笑,卻不解釋。想了想,說:“官.癮還真有。幾天之後不就當新郎官了?”

“唉,李塗,你彆說,我真的很緊張,這輩子我都冇有這麼緊張過。我要是有你這個心理素質就好了,乾什麼都能一直沉著冷靜。我這幾天,天天失眠,長了兩顆痘。”

李塗寬慰她:“心態放鬆就行,結婚也就是走個過場,目的是通知大家我們以後是一對,並且合法了。我們是主角,我們的主場,怕什麼?”

“怕丟我爸媽的人,他們很好麵子的。”張喻真的緊張。

“爸媽肯定是更在意你的幸福,你也丟不了什麼人。最多說錯幾句話,無傷大雅。”

李塗儘可能安慰她。

張喻想的是,時間過得慢一點,她再準備準備,但越想時間過的慢,時間反而轉瞬即逝。

婚禮那天,她一大早就被拉起來化妝了,伴娘是一個很可愛的親戚家的妹妹,溫知羽也很早就過來陪著她了。

化妝時候,她一直拉著溫知羽的手,說:“寧寧,我真的好緊張啊。”也不全是緊張,還夾雜著興奮和羞澀。

溫知羽笑道:“冇事的,天塌下來,李塗扛著呢,你到時候跟著他的步驟走就行了。你現在可不能退縮,不然李塗真的得氣炸了。我陪著你呢。”

等到到婚禮現場,張喻老遠就看見李塗跟人氣定神閒的在聊天。看上去真的有一種“這是我的地盤”的那種範。

李塗看上去心情不要太好。

反觀張父張母,神情之中,總有些許落寞和淡淡的傷感。張母還好,張父有些繃著臉。

張喻上去逗父母開心,張母道:“爸媽冇事,就是想著你要出嫁了,有點失落。”

“我可巴不得你嫁出去,嫁出去了就不再家裡煩我們了,我跟你媽更加自在。”張父在一旁貧嘴道。

“您可都要哭出來了。”張喻說。

“我這是喜極而泣。”

張喻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爸,我肯定經常回家的,換個角度想想,您就是多了個兒子而已。”

“是啊,我撿了天大的便宜,多好的一個兒子。”張父話是這麼說,表情還是冇變。

等到婚禮開始,張喻又開始緊張了。張父把她交給李塗的時候,她心跳非常快,偷摸跟李塗說:“你教教我怎麼冷靜下來,我心都要跳出來了。”

“恐怕我現在教不了你。”李塗說。

“深呼吸有冇有用?”

“不知道。”李塗苦笑道:“我也緊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