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幸衍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我解剖了現女友 > 二十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解剖了現女友 二十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想老冷突然提起這個並不是想要試探什麼,可最後卻……

“我們走吧!這麼晚了,該回家去了。”老劉說完就想要拉著宣冰母親離開這裡。

“你們倆不許走!”老冷我們四人幾乎是異口同聲道。

“說清楚!否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們倆,你也知道我是什麼人。”老冷怒視著宣冰母親道。

“是冇有發生什麼啊,你要我說什麼?”宣冰母親道

“你確定?”老冷道。

“真的。”宣冰母親道

“那你慌張什麼?”老冷問道。

“我有嗎?今年六月四號宣冰不是在學校裡麵,我怎麼知道那天發生了什麼。”宣冰母親道。

“我知道了。”聽到了宣冰母親的這句話後,我恍然大悟。

她說的是今年的六月四日,正是這句話提醒到了我。

今年的六月四日,星期三,是宣冰我們倆約會的日子,這一天確實冇有發什麼不愉快的事。

可去年六月四日呢?

前年六月四日呢?

想到這裡,我掏出了手機打開了萬年曆。

去年的六月四日,禮拜五。

前年的六月四日,禮拜六。

前年我還冇跟宣冰在一起,那年的六月四日發生了什麼我並不清楚。

想到這裡,我頓時就明白了,宣冰留下來的筆記本上麵寫的日期是前年的。

我以為我是個大聰明。

可轉念一想,就覺得不可能,宣冰筆記本上寫滿兩跟我戀愛的經過,最後一頁怎麼可能是前年的呢。

隻有是去年的六月四日這才說得通。

“阿姨,是去年的六月四日。”我看著她說了道。

聽到我的話,她有些驚慌失措,看得出來她想要努力的剋製著自己,但最終還是冇有辦法剋製住。

她一旁的老劉則拽著她想要逃離這裡。

都這個時候了,我們怎麼可能讓她們倆離開。

我們四人將她跟老劉圍了住。

“阿姨,宣冰是你親閨女吧?”我問了道。

“去年也冇發生什麼。”她跟我們說這句話的時候,頭也不敢抬起地不停都眨著眼睛。

“你就不會受到良心的譴責嗎?那可是你的親女兒!”朱珠氣憤地說了道。

朱珠這句話說完,宣冰母親頓時來了火氣,衝著我們叫囔道:“我說了,我不知道,你們到底在意淫什麼?想要給我們頭上扣什麼帽子?”

就算是剛纔老冷拽著她的手不讓她離開,她都冇有這麼激烈的反應。

“讓我們走,否則我對你們不客氣了。”就在她的話說完後,季柔正對麵的老劉也惡狠狠的衝著季柔說了道。

這個時候老冷跟季柔換了個位置,剛纔他都冇有打過癮,要不是我們站出來阻撓,老劉不可能還能夠站著跟我們叫板。

當老冷跟老劉對壘上了後,我們原本以為老劉會秒慫。

事實告訴我們,終究是我們想多了。

這可能就是兔子急了也要咬人的。

“我一直對你抱有愧疚,所以纔會對你一直忍讓,今天你要是繼續胡攪蠻纏的話,我也對你不客氣了!”老劉衝著老冷說了道。

老冷朝著他笑了笑。

老冷嘴角的笑容都還冇消失,他的拳頭就衝著老劉的腦袋砸了過去。

就這麼一拳,老劉一個跌趔,朝著後退出去了好幾步。

老劉還為此踩到了季柔一腳。

季柔被踩後,憋紅著臉退到了一旁。

空出來了這麼一大塊地方,老冷騰出手來收拾老劉了。

隻見三下五除二,老劉的腦袋腫脹得比豬頭還要大。

胖揍了老劉一頓後,老冷氣喘籲籲地看著宣冰母親嚴肅的質問了道:“你要還當宣冰是你女兒,你就不要再為這畜生隱瞞什麼了!”

“我……”她看了看被揍的躺在地上不能動彈的老劉,又回頭看了看靜靜躺在半山腰的宣冰,最後像是下定了決心道:“去年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前年六月四號。”

她的話說出口,我們所有人都驚呆了。

尤其是我,滿臉的不可思議。

“但是我用性命保證,並冇有發生什麼!”

看得出來她是難堪的,說的話信誓旦旦,可大家卻都不相信。

“說!”老冷不容置疑地說了道。

“那天晚上我看到他光著膀子從宣冰的房間裡走了出來。”

“那晚上宣冰在家嗎?”

“嗯,不過我馬上去宣冰房間裡,好像也……”到這裡她已經說不下去了。

宣冰母親的話就像是一個炸雷砸在了我的腦袋上。

不,是砸在了我們每個人的腦袋上。

這句話讓人不敢去亂想,但是又忍不住去亂想……

我隻感覺天旋地轉。

還冇等我反應過來,老冷已經第三次衝到了老劉的跟前了。

我聽見一陣鬼哭狼嚎,也硬撐著來到了老劉的麵前。

對這個畜生,我跟老冷都不想讓他繼續活下去。

要不是警察來將老劉這個畜生帶走,我想老冷跟我一定會揍死他。

生而為人,卻冇有那麼一丁點人性。

也就是這天,我突然明白了為啥宣冰跟我在酒店過夜的時候會有所顧忌和顧慮。

在此之前,我從來就冇有想過原生家庭能夠將一個人給轟得支離破碎。

話說回來,當我看到老劉的第一眼,儒雅謙和,像極了人,直到今天我才發現,有人就隻是披了個人皮而已。

再後來,我不小心翻出了宣冰留下的筆記本,當我倒著看筆記本的時候,第一頁塗鴉上的9根本就不是9,後麵的數字不用仔細辨認,我們也知道了到底是個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